VICA噠噠

过气儿老咸鱼
头像by双星并(谁乱拿就要剁手!)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少的可怜´_>`
文笔辣鸡剧情傻逼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脑残叶吹过激叶吹
周泽楷和叶修双担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周叶】任务是禁止恋爱 04

今日大标题:他是我的人,谁都不能动,我就喜欢他清纯不做作之标准狗血梗(doge)

身份不明周X伪月老叶,ooc,私设,除周叶无其他cp。
01    02    03

叶修在酒吧调酒师探究的眼光下点了一杯柠檬水,犹豫再三,给自己的“不速之客”点一杯果汁。

“喂喂过分了哦,我这么大老远来看你你就给我和喝果汁。”苏沐橙嘴上这么说,果汁来的时候却是一点都没抱怨,乖乖地接了过去。

“天哪,要是沐秋知道你不但私自来了人界而且还喝了酒,他会杀了我的好吗!”叶修盘算着怎样避过自己好友的询问,不时抬头警惕地看一看,深怕那位护妹好哥哥突然出现。

苏沐橙自然也知道自己就这样溜过来怕是会给叶修带来很大的麻烦,因此她并不打算久留,此行的目的不过是来看看叶修在人界适不适应,问问任务做的怎么样。不过目前看来,他还是适应的挺好的。

喝了两口果汁尝尝鲜,苏沐橙就问他,到底这次是什么任务啊,神神秘秘的,天界里一点风声都没有,你就“咚”地下人界了。

叶修不依,别没大没小,什么叫“咚”地,自己是好好双脚站地的。

苏沐橙回,好好好,“啪叽”行了吧,你快告诉我任务。

脑子里疯狂略过女大不中留等沙雕句子,“啪叽”落地的叶神忍住继续讨论这个拟声词的冲动,说:“就是帮一个小毛孩掐桃花嘛,不难,就是很麻烦,而且任务期限也没说。”

“啊?那你不就做了棒打鸳鸯的坏人?”苏沐橙吃惊。

叶修重申前提,坚决维护自己的高尚品德:“是烂桃花!”

“这样啊。”苏沐橙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看向叶修,忽然一笑:“这也不错啊,改行做另类月老了,这算是帮别人把关系拨乱反正?”

拨乱反正是这么给你用的吗?叶修叹气,又拿这个近似于亲妹妹的人没办法,只能自己低头咬吸管。

聊完正事聊八卦,苏沐橙作为天界有名的消息小灵通,什么大事小事她都能了解一下,这下见到叶修,就把一些重大的事件跟他说了。比如中草堂最近丢了三颗还魂丹,雷霆门因为中了彩票一夜之间暴富,蓝雨殿的龙王在接了一通电话后就在天界消失了,走的快准狠等等...........

听到蓝雨殿龙王跑路的消息,叶修猛地被水呛到,不住地咳嗽。

“嗯?你很在意这个消息吗?” 苏沐橙一边帮他调理气息,一边问。

叶修干笑,忙道没有没有。

作为善解人意的善神,苏沐橙一向不会插手叶修自己的私事,所以即便现在叶修看起来很有问题,她也不会去多问。只是说到最后,她忽然生气叶修没有在走后给她发消息,害自己操心了这么久,以后不能再这样了balabalabala

叶修无奈,伸出无名指,给对方立下誓约才让对方满意。

办完正事,苏沐橙最后才说出一件事 “其实我有件事很在意。”她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从我跟你讲话开始我就注意到了,有一道炽热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们这边,叶修哥,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人物了?”

“说不定是你?”苏大美女打从走进夜店开始就被许多人用各种目光洗礼呢。

“不不不,必须是你啊,我能分不清吗?”苏沐橙边说边转身,冲着那道目光的方向看过去,“不信你看............”

她顿住。

“咦?那是小周?”叶修也跟她一样看向那个地方,跟周泽楷撞上眼神,后者腼腆一笑,怪不好意思的样子。

苏沐橙猛地转回身,盯着叶修的眼睛,一改前面聊天的轻松语气,变的严肃又紧张:“你的任务对象,是周泽楷?!”

叶修没见过这样不怒自威的苏沐橙,他愣了愣,点点头。

得到叶修肯定回答的她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颗心又渐渐悬起来。怎么会,周泽楷,怎么会是周泽楷?!“他们”到底在想什么?这不应该有,绝对不应该!

匆匆嘱咐了叶修两句话,苏沐橙迅速站起身离去,决绝果断。坐在她旁边的叶神一脸茫然,根本摸不着状况。

啊?那啥,周泽楷是她仇人吗?

思考多时无果,他于是决定一会儿再给苏沐橙发消息问问她怎样。叶修冲不远处的周泽楷招招手,表示自己先走了,随后就潇洒离开了夜店。

“小美女和他男友分开走的哎。”同一时刻,坐在周泽楷旁边的情场分析老手吴启明示暗示周泽楷道。

“哈哈哈,你的意思是说小周还有机会是吗?”有人调侃。

“可不是嘛,毕竟我们小周那么优秀。”方明华拍拍周泽楷,“机会啊小周。”

“嗯。”周泽楷点头,不置可否。

装着鸡尾酒的杯子空空如也,年轻的漂亮青年透过不太清晰的杯壁,试图看清自己的情绪。身旁的朋友在说什么他听不太清晰,夜店特有的暗黄色混着淡蓝色的灯光照到杯子上,就像是在近视的人面前再套一层迷雾,越看越浑浊。

有机会.......吗?

有机会去做什么呢?

.

.

.

.

.

.

.

姻缘,现代人不想信,却又每天都巴巴地求着的东西。好的姻缘,即看一眼便定终生确实是千金难求,谁都想过上幸福的生活,谁都会考虑过有一个美好的伴侣。于是每天都有大量的市民游客涌入s市最有名的,最具特色的庙——月老庙。

郭明宇,前任财神,现任夜店大老板,今年2864岁,目前婚姻状况为单身,慕名前往该处。

啊,来S市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来呢。郭明宇手中拿着签筒,一脸感叹。

“好的,想好了自己想要求得姻缘的对象的名字后就可以掷签了。”

拜托了一定要是大吉!!!!!!

郭明宇心中默念N遍这句话,就在他快要摔出签条的时候,一个熟悉到令他发颤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咦,老郭你怎么在这?”

郭明宇手一抖。

“啪嗒。”签条掉了出来,一个黑子加粗的“凶”字呈现在面前。

叶修从郭明宇身后瞅一眼,不厚道地笑了:“哦哟这个凶很吉利啊,毕竟在这种商业寺庙里面,抽到不好的签的概率只有百分之20呢。”

郭明宇心如死灰地看着手里的签条,只回了呵呵二字。

叶修想了想,结合前财神最近的经济状况和夜店里他忙碌的身影,问道:“你是不是在问月老你和钱的姻缘怎么样啊?”

“是啊。”郭明宇用非科学方法掐指一算,发现自己的确没有财运,这个结果更让他痛心疾首,扭过头去看那个把凶字吓出来的家伙。

以下为两人以低分贝进行幼稚的争吵。

“所以说月老根本就不想管你好吗!”

“月老不是你吗!你怎么不管!”

“都说了我不是月老!只是掐别人烂桃花的!”

“那也是半个月老!你要负责!”

“不负!我没神力!”

“呃.........叶修?”

突然插进来的,画风明显不对的话语让两人的争吵停住了。叶修皱着眉头,看向来人。

来人穿着简单系羊毛衣一件,外面套上深蓝色风衣,下身穿着栗色长裤,像是从哪里街拍回来的帅哥——一个名叫周泽楷的帅哥。

“小周也来求姻缘?”看来我要重新评估一下人类的审美观了。

周泽楷摇头,说他不是来月老庙的,他只是顺路而已,他要去的地方刚好穿过这里。

叶修就问,他是要去那个斗神庙吗?

“嗯。”周泽楷摸了摸风衣的口袋。里面装着的是关于斗神庙重建的设计图,这一次来也是想再看看有什么遗漏之处。

叶修用奇怪地眼神看了他一眼,没再多问什么,只是说了些玩的开心之类的客套话,稍微关心了一下就顺着和周泽楷相反的道路,融入到了人流之中。

周泽楷纳闷,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只有郭明宇暗自憋着笑,一边说斗神厉害一边说叶修很可以,把凶字签还回庙里,就打算离开寺庙回店里“找财运”去了。

那么偶遇好像就到此为止,三个人各走各的互不相干。但是周泽楷没想到,自己还会在斗神庙遇到叶修。说遇到不准确,因为他并没有直接和他见面,而是以一个旁听者的姿态,站在一棵大树后,听完全程的。

“我靠你知不知道收到你的消息我以为你有什么急事,结果你就让我堂堂龙王跑到别人公园那里下雨!有没有搞错!”

“你这场雨下的可不一般好吗,可是帮别人掐了一朵烂桃花,积功德的。”

“我呸呸呸呸,积什么功德。又耗法力又耗体力,我是疯了才觉得你会有好事给我做。”

两个对话的人站的其实离周泽楷也不近,可是周泽楷此刻却是把对话内容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可惜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认出来其中一个人是叶修,可是和叶修说话的人他不认识。

龙王?这是代号?

不管周泽楷怎么个疑惑法,现在没有人能给他解读。他还想听一下接下来的内容,听力却没那么好使了,以至于他只能偶尔听见一两个词。

偷听真是负罪感啊。他默叹。

“算了,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和你吵这个的。”“龙王”的真实身份,蓝雨的著名话痨黄少天,现在对着叶修竟然也觉得无话可说。撇开那个话题不谈,他指着斗神庙,说:“你知道约你来这里见面有什么寓意吗?”

叶修看一眼空无一人的冷寂寺庙,破旧的木门被偶尔吹来的风吹的咯吱作响,隐约还能看到一点蛛丝在上面。寺庙的前院铺满了落叶,用来祭拜的香炉鼎里没有几根香火,跟隔壁的月老庙形成鲜明对比。

“让我好好打扫?”

“屁!你别装蒜!”黄少天看到叶修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更来气,“神明都是要靠人类的信仰才得以拥有形体和神力,但是斗神早在很久以前就没有人参拜,天界让你改行当月老不是没有理由的!”

天界让叶修改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想必这次任务多多少少都和让他改行有关。

“这样啊。”叶修了然地点头,“但我不会改行,任务结束之后我还是那个斗神,这不会变。”

斗神一叶之秋,或许这在现在的人眼里是个很没存在感的神。但是他也曾经经历过无数次战争,看遍世间人情冷暖,也和人类称兄道弟过,怎能说放下就放下。一但改变自己的职位,那么先前的神职就会消失的一干二净,从此世间就再没有“斗神”之说。

“你到底有没有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尽管黄少天多少能够理解叶修,但是叶修要是继续这样,神魂俱灭是迟早的事情,他自己不在乎,他就不能想想那些关心他的人还有那个为了他最后堕入六道轮回的?!?!

“当初要不是.........总之,改行是必须的,到了期限的那一天,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强制。”

黄少天说完,深吸一口气努力保持平静,跟叶修眼神对峙了很久,才转过身去,想要回天界。

叶修叫住他:“等等,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打开法阵,站到其中,他静静地看着叶修,直到离开的前一秒,才说了句晦暗不明的话。

“你要知道,剥离自己的神格给自己爱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

叶修呆住。

庙里的落叶被风卷到他脚下,他看着叶子,忽然觉得很悲伤,那种凄厉断肠之痛仿佛在一瞬间向他席卷过来。

强忍着痛楚,叶修走到观光景点的停车场那边,郭明宇在那里等他。

“你自己有车还非要我送,你怎么来的怎能走不行吗?”

“老郭,既然我们遇见了就载我一程是应该的!而且我答应了你今晚陪你去酒会。”

郭明宇两眼翻上,颇为不屑。他透过车的后视镜看到叶修惨白的脸,吓得他赶紧问他怎么了。

“没事。”叶修托着下巴,看着车窗外,“对了,你没经历过4000年前的事情是吧?”

“对啊。”我可年轻着呢,“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叶修疲惫地闭上双眼。

黑色的宾利逐渐开远,周泽楷从他们声音中断之后很久才从树后走出来。因为是背对着他们的,所以黄少天是怎么离开的,叶修又去了哪里,他无从得知。

不过,他也是无意撞见别人的谈话,他的本意只是来斗神庙而已。至于他听见的什么龙王,斗神,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去问叶修。

周泽楷在庙里的老头那里买了十几支香火,成了斗神庙里这个月第一位参拜者 。

.

.

.

.

.

.

.

酒会?和酒有关的东西就跟叶修无缘,郭明宇拉着叶修去是干什么?

所以其实叶修并不是去喝酒,而是作为郭明宇的助手,帮郭明宇在烂醉之后送他回家而已。也不怪神仙会醉,毕竟每个神的体质不一样嘛。这次酒会的举办者是夜店的大股东,邀请了各路名人参加,看似是在交流商业心得,其实就是在拉拢新的投资者,据说是夜店想要突破市的限制,往全国连锁店发展。

人类的商业头脑真是令神惊讶。叶修站在自助餐台面前,心不在焉地把每一颗圣女果都插上牙签,无聊的程度堪比把草莓上所有的籽都挖出来。

“请问,你是叶修先生吗?”一道温婉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叶修转过身,疑惑地看着这个穿着米白色抹胸晚礼服,一看就是哪家千金的人物,应了声是。

“啊,我还以为认错了呢,叶先生真是一表人才。”千金小姐将发丝拢到耳后,笑的很有大家闺秀的感觉,随后自我介绍说她是柳氏集团的ceo,同时也是董事长的女儿柳缘青,知道叶修是夜店的助理后,很有兴趣地跟对方聊起来商业。

“你觉得今后这样发展......”

“可以。”

“但是如果这样.........”

“随便。”

“这两者的二选其一的话.......”

“都可以。”

柳缘青没脾气了,笑道:“叶先生真是一个随缘的人呢。”

叶修打太极:“还好还好。”

柳缘青从路过的侍应手里拿过两杯香槟,给了一杯给叶修,二者却都没有喝。她说:“但是叶先生,感情这种东西,可就不能这样随缘了。”

“我们柳氏家族和S市另一个大家族一直有友好交往,而我的父亲更是和那个家族的家主帮我和他们的继承人立下了婚约,一开始我很害怕,但是接触过几次后,我就觉得这婚约值了。”

她看向叶修,笑容怪渗人的,“门当户对啊,可是总有小老鼠喜欢搞破坏。”

叶修不笑了,他平静地说:“柳小姐,请你长话短说。”

“嗯哼,其实我就是想说。”柳缘青凑近叶修面前,“周家大少周泽楷,虽然在外当了个什么工程师,但是他还是迟早要继承家产的,你叶修,也不看看算什么人?”

柳缘青的话叶修还没理解透彻,随着她话一起落到叶修身上的还有一整杯香槟,流的从衣领一直到前襟都是。柳缘青装作惊慌失措地拿手帕擦拭,酒会的人都在看这边的“事故”。

郭明宇看见了,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他是惶恐惶恐再惶恐啊,叶修看着脾气好,触到他底线的人却是会死的很惨!

“柳小姐,你刚刚问我是什么人?”叶修移开那张虚情假意的手帕,面带微笑,“我只想说........”

“他是我的人。”

叶修的话没说完,就被别的人补充了一句很有霸道总裁feel的话,弄的叶修有点风中凌乱。眼前的光线被人微微挡住,落下一片阴影,他看到的周泽楷一身黑色正装,家族长子的气质在此刻淋漓尽致地让人感受到。

“柳缘青,听好。”周泽楷眼神凌厉,一改以往的乖巧懂事腼腆的办公室暖男形象,变成生人勿近的气场,“我的人,你别碰。”

.

.

.

tbc

.

.

废物作者总算让剧情线和感情线都走上来了,吐血。

珍惜这个霸道周,因为他霸道不过两章(你)本文走的风格根本掌控不了。

废物作者今天依旧在打滚求红心和评论罒ω罒。(啊,对,下周备考没更新。)

评论(10)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