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过气儿老咸鱼
头像by双星并(谁乱拿就要剁手!)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少的可怜´_>`
文笔辣鸡剧情傻逼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脑残叶吹过激叶吹
周泽楷和叶修双担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玻璃心,掉粉哭泣涨粉喜庆。

【周叶】任务是禁止恋爱!01

人类周和月老叶的糟糕幼稚恋爱史!

月老工作准则:1.不能在工作期间恋爱2.不能和工作对象恋爱3.如果以上两条都违反了,那就请把约会对象娶回家吧ᖗ( ᐛ )ᖘ

OOC,私设。

01

S市的中心广场边缘有家不起眼的咖啡馆,据说是家开了二十几年的老店。虽然是老店,顾客却不多,收益勉强能够支持水电租金等费用。而周泽楷选择这家店的理由和那些为数不多的客人一样——环境安静,服务良好。

“你好,需要点单是吗?”穿着标准制服的服务员对顾客露出职业微笑,语气亲切又礼貌,服务态度可以打满分。

周泽楷来过几次,所以不需要再去看那边薄薄的菜单了,点了杯冰拿铁。只是那个跟他同行,第一次来这家咖啡馆的人也不看菜单,迟迟没有动作,他不由得投以询问的目光。

“呃,跟他一样吧。”叶修迟疑了一下,对青年抱有疑虑的目光回以一个难看的笑容。说它难看,是因为他的笑容像是那种想笑又笑不出来,强行扯动嘴角的笑。非要拿别的形容词来形容它的话,那就只能是滑稽了。

对,滑稽,叶修觉得现在这个场景实在太滑稽了。坐在咖啡厅,以一个拆别人姻缘的“月老”身份,享受一下人间的生活。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功于,两天前天界那些闲的发慌的老头子。

“嗯?什么?”叶修将手里那根快要被他玩歇菜的野花丢到一边,对来人瞪大双眼,“要我换职?为什么?”

“凭现在是和平年代,是二十一世纪,早就不是公元前那些打打杀杀的日子了,斗神这个职位没什么用。”长老会的使者把手中的卷轴抖两抖,好让叶修看的更清楚一些,“喏,原斗神叶秋,现名叶修,因多年未有战功战绩,现虚换职拆姻缘月老,造福一方。”

没有战争当然没有战绩可言!这些老头就是无聊找乐子!叶修气急,劈手夺过卷轴,扫了两眼就将它撕了个粉碎,并留言一句:“不干!这是要棒打多少对鸳鸯。”

“唉,这就不对了,拆姻缘的月老可是很稀有的,天界特别需要人才。而且你任务也不多,就一个,完成了立马回来。”使者淡定地将卷轴的碎片复原,见叶修要走,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去人界一趟,帮人掐掉烂桃花,就什么都好了。”

叶修不信:“有这等轻松的差事?”

“你接了就有。”使者一笑,将卷轴往地下一扔,比叶修撕卷轴的时候还潇洒。后者正想这家伙葫芦里卖到什么药,忽而脸色一变,从疑虑变成了极大的恐慌,抬脚便想将卷轴踢远,却感到脚底一空,失重的感觉随之而来。

“神力什么的人界用不了的啊,叶修大大早去早回,遇到不懂的....... ”使者虚指了一下叶修的锦囊,“里面有宝典!”

“方锐..........我○你大爷!”命数已尽,再多做挣扎也无谓,叶修只能谩骂一句,之后便随着法阵一起消失。

方锐看着自己的好友完完全全走了之后,哼着小曲,往长老殿方向走,准备报备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

“缘啊,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叶修再次睁开眼时,入眼的不再是古色古香的宫殿和穿着长袍到处飘来飘去的神仙,而是一栋又一栋的高楼大厦和服装各异的现代人。

该庆幸这些老混蛋还是有同情心的吗?叶修扯了扯自己身上被自动换上的现代服装,抽动着嘴角。

在天界,叶修虽然没有横着走,但是已经跟横着走没有太大的差别了。其他神仙每天忙的此处奔波,他还能在仙湖里划船,吹吹风。但是这次长老殿的人似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他去把这个烂的要死的任务完成了。

没有神力,不完成任务就没法回天界,此乃天界的不二法则。叶修认命地从那个已经变成口袋的前锦囊里抽出一小张纸,走到一个人流较小的角落,将折叠好的纸展开——这是一张画像。

说真的,不是他有偏见,叶修真的觉得,即便天界是和人界一样在发展,有电子产品有游戏有空调,他们的那些所谓的大艺术家却还是老样子,画所有人物都长一个样。

剑眉星目高鼻梁薄嘴唇,添一点现代漫画因素,比如说欧式大双什么的。

好了,现在他要找的这个人,天界给的画像里又是这么一个形象,气的他牙痒痒。目光再往下挪,就看见画的最底层有行小字:

找不到他?没有关系!命运女神会指引你的!

...................

“嘶拉。”画像光荣牺牲。

没多去在意撒的纷纷扬扬的纸碎片,叶修现在没身份证没钱没住处,要是遇到民警之类的人物,够让他喝一壶,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代步工具,靠着他勉勉强强的记忆力,找一个比他早来人界很多年的老朋友帮帮忙。

“没有钱,哪里来的代步工具........”叶修看着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感到非常心累。

“滴滴!”一辆黄色的电单车停在他面前。

“喂喂,别站的离马路这么近行不行,找死啊?”电单车的主人染着非主流颜色头发,态度恶劣,但是态度再怎么恶劣,叶修现在都是高兴的。

“那个.........”

“干什么!”青年不耐烦的瞪他。

叶修笑笑,将一只手搭在青年肩上。

“你的车挺好的,借一下,马上还。”

02

蓝白色的灯光照到舞池中的人的脸上,他们随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晃动着身体,在和陌生人的摩擦中互相试探。

夜店不需要分清楚时间,要的,只有年轻人的狂热和冲动。

“Everybody!”夜店老板拿过主舞台上格式的麦克风,向在场的所有人举起酒杯,“今晚随便嗨!酒类饮料全部七折!”

欢呼声很快和音乐重合在一起,让人听不清切。但主人也没那个心思去听这些人在说什么鬼话了,有贵客来访,他要好好招待呢。

“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啊?”主人踏进包房,挥挥手,勒令房间内的侍应退下,坐在叶修对面,自己给自己开了瓶威士忌。

“西北风。”叶修一想到长老殿的人就头疼,直接略过过程,讲重点:“急需用钱,郭明宇,还钱谢谢。”

“咳咳,这个啊。”郭明宇,早年就从天界下来体验生活的小神仙,现在是S市最大夜店的店主,听到“还钱”二字后,嘴角的笑都挂不下去了,“叶神,我欠你的是银两,你现在这是要我还........人界的纸币?”

叶修冷哼,左脸写着“废”右脸写着“话”。

“这不是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嘛?钱会还不上?”

“还的上还的上。”郭明宇讪笑,“但是分期付款。”

“为什么?”叶修感到疑惑,“二十万银两,人民币大概就二十多万?”

郭明宇当场就声泪俱下啊,如果是二十多万人民币,他当场就还,可是欠钱的时间太久,这利滚利,再加上人民币和银两的兑率,这债早就滚成天价债了。得亏他原本是财神爷,守信用,换上别个,直接给二十万轻飘飘的纸币就溜之大吉了好吗?

叶修也是聪明人,见郭明宇半天不语,仔细一想,倒也明白前因后果。当即心胸宽广地表示分期就分期,先给个二十万就好。

揣着银行卡和几张现金,这下人界的“清闲”生活就有了保障。啥?没有身份证住不了酒店?这不有老郭吗,住什么酒店。

“天界给了你什么任务啊?”脸色黑成这样。郭明宇边帮叶修办理各种住宿手续,边偷瞄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现在却在靠扯花瓣发泄的斗神。

嘶,这盆花好像是从荷兰进口的珍惜品种。

终于在花瓣被扯的只剩下一片的时候,叶修放过它了。利落干脆地从郭明宇手里接过房子的钥匙,叶修给他刚刚那个问题的回答:“什么任务,就是让我帮被人扯掉烂桃花。叫什么,周泽楷?记不太清。”画像上写的不清不楚,自己又没留心,现在也是连蒙带猜。

然后郭明宇就哦了一声,拖了很长尾音的那种。

叶修就问,你认识?郭明宇又摇头,说不认识,哦一下而已。

行,反正一开始就不抱太大希望。

恰好这时有侍应敲门说,董事会有找。可怜郭明宇作为一个前财神,现夜店大老板,在现实生活中还是过着左有资金周转困扰,右有叶修债务危机的生活。

叶修这么一想,倒也觉得对方不容易,拍了拍他的肩,说:“那?等你回来?”

这话对郭明宇来说简直是大赦,连忙道谢,吩咐一个侍应好好招待叶先生就奔出门外。

只是人家郭明宇认为叶修所说的等,是等在包间里。而叶修本人想的等,是郭明宇回来的时候,他会在包间里,其余时间自己支配。这次虽是因为任务被迫到人界,但是趁此机会游览一番,倒也不是坏事。

夜店?天界也有,只不过天界的夜店没有七彩的灯光和动感音乐,人间的夜店对叶修来说,算的上是个新鲜玩意儿。

“叶先生?”见叶修要出去,侍应心中谨记老板的吩咐,出声询问。

叶修摇头,对他说放心,走两圈就回来。

客人执意要走,侍应也不好多加阻拦。但为了安全起见,他会暗中跟着。

这蹩脚的跟踪,叶修当然注意到了。但也无碍,自己并非惹事,有人暗中保护,他也乐得清闲。

走到左边看看吧台调酒师的酷炫技术,又跑到右边看看斯诺克高手们的精准打击,逛到舞池中央来了,偶有俊男美女邀他共舞,叶修只是一笑,婉言拒绝。他逛是乱逛,但没有要参与的意思。

逛了一半,目光停在某个地方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转身往回走。精准地找到那个一直跟着他的侍应,轻声问:“你们夜店里,有没有规矩是专门针对那些闹事的人的啊?”

侍应愣了愣,被叶修找的这么准确,对方又问这样的问题,实在令他惊讶。好在侍应职业素质过硬,此时也只是规规矩矩地“回答:“闹是的,一般会制止并劝告,或者保安直接‘请走”那些人。”

“咦,你这说的不错啊,可那是怎么回事?”叶修用手指指向一个方向。

侍应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两个明显喝醉的男人正缠着一个年轻人不放。因为光线和角度的原因,侍应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但这不妨碍他判断出这是一位受冒犯的客人。

前面刚说自己会制止,侍应现在就有“啪啪”打脸的感觉。他对叶修露出一个难办的表情。

叶修秒懂:“有背景?”

侍应摸摸鼻子,“李少爷和刘少爷。”

哟,还是个少爷。叶修可不管是什么少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赶着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挑事,这两个家伙撞枪口上,算走运。

心中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 ,这个不安分的月老脸上却挂着和蔼的笑容,让侍应去叫保安,自己来应付这局面。

03

周泽楷原本是来来找自己好友杜明的,可惜流年不利,遇上两个地痞流氓类的人物。

“小哥,一个人?”李少爷扯扯领带,身上浓厚的香水让周泽楷很不舒服,往后退了好几步。可总有人没眼见力,不依不饶地跟上去。

“别这样见外啊,喝几杯?”刘少爷挡住他的去路,一只手已经不安分地攀上他的肩膀,“大家认识认识?”

周泽楷不语。从小到大,被别人调戏纠缠的事情还少?自己倒是觉得没什么,对方的下场就比较惨了。

见小帅哥不讲话,两个大少爷一位这是默许了 心里了开了花,什么妖艳美女清秀少年,见多了,这么让人惊艳的男人他们还是头一次见,今晚还没有搅屎棍搅局,太幸运了。

不过,他们可能想错了一点。

“搅屎棍”很自觉,而且很自然地,就有了。

“嘿各位,打扰一下。”

三个人齐齐望去。

周泽楷看到那个男人单枪匹马的,身子板又瘦,脸上表情嘲讽味十足,比两个真挑事人还要挑衅。他说:“人家这是不愿意,你们就别强求了吧。”

李少爷恼火:“关你什么事!滚!”

刘少爷面色也很不善,只怕这个人再多说一句,他就要动手了,偏偏那人就喜欢多说:“唉,生气干什么?”

“脑子里全是浆糊的人会生气?”

“找打!”李少爷直接冲上去,上来就是给对方一拳。刘少爷跟在对方后面,想着冷不丁给叶修一记痛的。

啧,真是开不起玩笑。

男人对旁边的美女道声抱歉,拿走了人家手里的酒杯,顺便偏头躲过一记重拳。他冲着一脸懵逼的李少爷一笑,瞬间就泼了对方一脸酒。

“你他妈..........”

“嘘。”他用食指抵住嘴唇,“文明点。”

“咔嚓。”

这是李少爷昏迷前,唯一听的清切的声音了。

他记得那个人轻轻松松地就将自己钳制住,然后周围一切的事物都颠倒过来了,时间变得特别的漫长。

过肩摔,威力十乘十的。

李少爷被解决的太快,刘少爷好战在原地不知所措。不过男人没有要对他怎么样的意思,真正可以制裁他们的人已经来了。

“叶先生。”侍应喘着气,“保安来了。”

“哦。”被称呼为叶先生的人手插在口袋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两个少爷不知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打起来了,我拦都拦不住。”

侍应听了,查看了一下昏迷的李少爷,味道很重的酒气让他皱了皱眉,“可能是喝多了。”

“啊是是,应该是喝多了。”叶先生恍然大悟,附和道。

周泽楷围观了一切,现在看到那个所谓的叶先生演技这么精湛,忍不住笑出了一点声音。

“谢谢。”他说。

“不用不用。”叶先生笑了,“他们自己掐架的,不是吗?”他眨眨眼睛。

周泽楷莞尔:“对。”

“唉,现在的人啊,先是搭讪,然后喝酒,喝酒就要你电话号码直奔酒店去了,尤其是那些要电话号码的人,不论是谁,无缘无故不认识的,都是些......”叶修本来还在以过来人的口吻讲话,但随着周泽楷从那个黑暗的角落走出来,淡黄色的灯光照到他脸上,显得他五官更加立体,叶修突然讲不下去了。

高鼻梁薄嘴唇欧式大双长相极好........

“都是些什么?”周泽楷看叶修不讲了,帮他接道。

“都是些......猥琐大叔。”叶修把话补充完,呵呵笑了两声。

周泽楷点点头,似乎颇感同意。

结果叶修又说:“那个,话说回来,我也有问题想问.........”

“嗯?”

“你电话号码是多少?”叶修真诚笑容X1。

...................

周泽楷原本赞同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古怪起来了。

.

.

.

.

我叶,帅不过三秒。

有人想看后续吗?!(大声逼逼)

最近石墨也不行,微博又不想弄。
肉什么的......只好让周勒紧裤带过日子了!(这个不是这样用的吧!)

评论(10)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