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过气儿老咸鱼
头像by双星并(谁乱拿就要剁手!)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少的可怜´_>`
文笔辣鸡剧情傻逼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脑残叶吹过激叶吹
周泽楷和叶修双担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玻璃心,掉粉哭泣涨粉喜庆。

【all叶】非正经综艺节目 02

铁骨铮铮男子汉,真男人从不回头看老韩。

叶修:所以老韩,拳头可以放下了吗?有话我们好好说。

OOC,私设。前篇戳01

01

如果人生再给他一次机会,叶秋他不后悔来找叶修,他也不需要把他哥哥给杀了剐了宰了,他只想让叶修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我知道你不喜欢女装但我偏要你穿而且你还反抗不能”的经历。

叶总裁,在晚上十点多接到自己多年未回家的哥哥电话,希望他帮忙带一个笔记本电脑过来。口嫌体正直的他一边生闷气一边来到了叶修所在地,了解大概情况后决定亲自把电脑送到叶修手上再附加一顿训话,却没想到打开门之后,等着他的是超级具少女气息的粉色波点裙,日系小清新丝袜等人间极品。

叶修看了看左边一众尴尬人士,右边面色发黑,想发怒但又憋着的叶秋,在气氛蜜汁安静之中,抱着必死的决心第一个开口:“你们原来互相认识......”

“不认识!”叶秋的话从牙缝里蹦出来。

“那刚刚是..........”叶修又把头转向方锐。

“误会,都是误会!”方锐边摆手边不停使眼色给旁边的黄少天,让他赶紧拿出自己的口才说说这个误会的前因后果。但是黄少天现在装哑巴,什么话都不说,对着叶修和叶秋直冒冷汗。

我当着自己未来媳妇(?)的面把小舅子戏弄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叶修哦了一声,静坐在两方人马中间。过了一会儿,又说道:“我还是觉得刚刚.......”

“这件事过去了/别提了!”

“...............”

好咯,怪我咯。

瞪了叶修好几眼,确认对方真的不再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以后,叶秋才重新打量起那些和叶修一起在游戏里面厮杀合作的朋友。哼哼,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此处兄控滤镜3000米),贼眉鼠眼,就算偶有几个长得还看的也只是花瓶,中看不中用。

我(可爱迷人笑起来超天使)的哥哥怎么可以在这里给你们穿女装!

权衡利弊之下, 叶秋索性直接略过女装这个话题,直接对叶修说:“哥,跟我回家。”

“什么?这不行。”叶修正色,“至少过完今年!”

“你到底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上次你不是说要退役?”

“时代不一样了,叶秋,我还有必须完成的事情。”叶修换上老干部嘴脸,深沉地从口袋里拿出眼,自己给自己点上,“或许,这就是我的宿命吧。”

“你少来这一套!”叶秋唰地站起身,抓住叶修夹着烟的手,“每一年你都是这么说,那一次兑现过?!”

叶修沉默着,看着那个在事业上商场上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都能淡然处之,现在却因为他而大动肝火的弟弟。

虽然这时候是应该好好谈谈,但是,现在还有,真的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没说。

“这事的确要有了解的一天,但不是现在。”叶修和叶秋的眼神对上,“因为...........”

“你的脸有问题。”

?????????

叶秋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脸。

“还有你的声音,穿着,都有问题。”叶修耸肩,“不如说,如果你再留在这里,明天在你办公室等着你的将是铺面整个报纸版面大头照,当然,脸是你的。”

几乎是在叶修说完话的那一刻,机械掉落的声音像是印证对方发话一样噼里啪啦地响起来。叶秋这才注意到屋子的左边站着两位摄影师,脸上挂着不自在的笑容,脚边还有一部刚刚摔坏的摄影机。

如果双胞胎其中一个人露面,话还能说的过去,可是刚刚不仅有对话而且对话中多次出现“叶秋”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名字,事情的发展就变得不可控了。叶秋自知其中的弯弯绕绕,现阶段只好先把劝叶修回家的事情放在一边,气急败坏地把摄像机里面的芯片抽走,大步离开了王杰希的房子。

“那个,叶神。”摄影师甲弱弱举起手,“说好了的,摄像机的钱........”

“我给。”叶修点头。

一直憋着没说话的黄少天终究是憋不住了,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住:“老叶老叶,刚刚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么什么都没说过,他是你弟弟?可叶秋不是你的名字吗?还有那摄影师.........”

“没事吗?就这样被录下。”就算芯片拔走了,剧组也会备份吧。喻文州想的比较细致,问到问题的核心。

“没事没事,小张和小李自己人,而且刚刚也没录什么。”叶修将破损了镜头的摄像机拿起来展示,“我故意请他们过来的。唉,叶秋太难缠了,每年都要想些新技巧。”

这不是技巧的问题吧!

总之,今晚发生的事情和信息量太大,稍微知情一点的和叶修关系好一点的,要么只是随意问问,要么就是打个哈哈就过去。而和叶修不熟悉的,就当做这件事没发生。等导演组里“不是自己人”的人来到时,大家都已经在正常地做自己的活动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什么都不说,也不解释一下,真的好吗?”苏沐橙注意到有点失神的黄少天,替对方担忧了一下。

“以后再说吧。”叶修将那根点了之后就没吸过几口的烟熄灭,他还记着王杰希不喜欢烟味,尤其是自己在家里这一点。

“时间还比较长,至少,现在我们大家都在。”

02

第二天早上,导演组就把职业选手一一叫醒了。虽然熬夜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可让他们早起等于让他们不玩电脑一样,特难受!

“咳咳,那什么,大家都知道我们这很节目本来是要拍日常向的。”注意到群众不满的情绪,总导演不由得加快了说话的速度,“可是由于各种不可抗力的原因,我们改了一下路线,还是当综艺娱乐节目比较好。”

“什么不可抗力原因,就是因为日常没爆点吧。”有人吐槽。

“那么,王杰希是唯一一个拍了房子的人?”张新杰皱眉,“昨天拍的的,会变成彩蛋吗?”

“是的是的。”总导演擦着虚汗,连声答应。

“今天我们想要给大家弄个角色扮演的侦探游戏。”副导演这时候从左到右一人一张像发传单似的将那个侦探游戏规则发了下来,“每个人在今天一天都有固定的身份。而你们之间有一个凶手,会干扰你们完成任务得到线索。只有侦探和凶手可以互相伤害,其他人只能动动嘴。”

“互相伤害这个词用的好。”方锐得意,“如果我是凶手,绝对把侦探虐的体无完肤。”

“也就是说,其他角色是不一定要帮侦探对对吧?”王杰希看着游戏规则,“那还真是有意思。”

“这有什么意思,开局,我不看你们的身份牌我都可以猜出来你们的角色了。”叶修有模有样地恰恰手指,像是在算命,“文州是画家,大眼是魔术师,少天是个剑客或者侠客,考虑到你们要现代元素,那他就可能变成什么特工啊或者什么正义角色,新杰不是医生我就吃键盘,还有乐乐...........”

“停停停,叶神。”副导演讪笑,“能不能给点面子啊。”

“就是,给点面子,你怎么不猜猜我的。”方锐圈手指,一脸娇羞地蹭到叶面前,演技可谓是发挥到淋漓尽致,“我是不是你的小饼干啊?”

“你?”叶修挑眉,“大梦想家就是你了,小饼干。”

方锐:“................”

苏沐橙拍拍方锐的肩,附和道:“梦想家你好。”

最后为了让节目的疑难多一点,导演组强行将原本发放下去的身份牌全部回收再发一遍。期间叶修免不了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不要这样直接暴露对方的身份,至少给观众一点都思考的时间嘛。

“我觉得这样对你会有难度。”张佳乐吐槽,“毕竟你总会不经意间把大实话说出来。”

“是的,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了这个游戏。”叶修感叹,“就像刚刚第一次发身份牌的时候我没有发现张佳乐同学就是凶手方锐同学是侦探一样。”

张佳乐 “.............”地看着他。

“噢,上帝,我保证,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去知道这些事情的。这一切都是我的莽撞,请您原谅我吧!”叶修声情并茂地演绎者外国的官方腔调,还真挚地眨眨眼。

张佳乐就呵呵:“秀,你就接着秀。”

坐着大巴来到Q市,从下车的那一刻起,他们的任务就开始了——第一项任务,真实的谎言。

任务目标:把你们知道的一些关于自己朋友的趣事说出来吧,得分最高的人可以拿到第一条线索。

“这个任务有的强人所难。”肖时钦汗颜。

“嗯,是有点。”王杰希赞同地点了点头,“不过,像喻文州曾经将辣椒油倒自己水杯里并喝了一杯这种蠢事,我是绝对不会和别人分享的。”

喻文州面露微笑:“那还真是谢谢你,王队。”

“我觉得这样有损队伍里面的友谊。”楚云秀摇头,像是十分不认同节目组的做法,“肖时钦在和烟雨比赛的时候进了女厕所的事情实在是没什么好分享的。”

肖时钦:“您可闭嘴吧。”

张佳乐一拍手,灵光一闪,想起来一件惊人的事情,“唉唉,你们不知道,有次老叶和我们百花,呃以前百花比赛的时候走错更衣室了,到我们百花的更衣室里面了。我一开门,吓坏了,还在想是哪里来的狂热粉丝这么奔放。”

喻文州:“所以他的腰围是?”

黄少天:“胖次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是不是拿着少年必备白色?”

周泽楷:“前辈......应该会很白。”

方锐:“这么刺激的吗?!我好想当那个时候的你!”

张佳乐震惊,“你们的关注点是这些!?”

而叶修作为事件的主角之一,除了翻个白眼鄙视一下这些失去下限的人之外,能做的只有像老父亲一样原谅他们了。

“我倒是想知道张新杰有什么爆点。”叶修看着张新杰,对方就连头发的梳理都整整齐齐,很难想象他会有“有趣”的事情。

万万没想到,回答叶修的居然是上次世邀赛和张新杰同房的周泽楷,他偏着头,“回忆当时的情况:“晚上,有说过梦话。”

王杰希也跟着好奇了:“什么梦话?”

李轩:“听说张新杰大大会说梦话!?”

苏沐橙:“你们都安静,让周泽楷说!”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周泽楷缓慢地将那句梦话重诉了一遍:

“不行了,奶不动了,不想奶。”

..................

“我靠哈哈哈哈哈认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第一个笑破肚皮,“奶不动了哈哈哈!”

喻文州强忍着笑意:“这,的确出乎意料。”

叶修就没那么委婉了,直接对张新杰说:“新杰啊,你看看,作为联盟第一奶妈,怎么可以说这么丧气的话呢?”

张新杰他,张新杰他不想理他们并自己给自己套了个免疫buff。

之后职业选手从原本的讲有趣的事情变成了互黑,什么谁谁以前玩游戏被虐哭过谁谁其实喜欢骚粉键盘,什么都有。导演组都笑得合不拢嘴。等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叶修才拍拍手上的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啊,也没什么好说的。”叶修环顾一周,摆摆手,“不过老韩的事情我知道一件。”

“什么?”韩文清的老队员张新杰带着疑惑看向叶修,韩文清能用什么事?

“张新杰也不知道的,特别机密的事情。”叶修压低声音,真的像是在和别人说悄悄话的样子。

“老韩他..........”

职业选手和导演组伸长脖子,凑近一点去听。。

“老韩他..........”

职业选手和导演组伸长脖子X2。

“老韩他啊..........”

职业选手和导演组伸长脖子X3。

“其实尿频,有失去雄风之危。”

“咔”,伸长的脖子断了。

“我去去去○®㊣©↖”张佳乐内心的震惊都不能用我去这两个字来表达了,“你乱说什么!无凭无据!”

“什么!我可是有证据的!”叶修坐下,和这些不相信他的人一笔一笔的算,“以前啊,我在嘉世拿冠军的那三年里,他还是好好的。后来我战绩变差了一点点后,每次和老韩讲话,讲到战术关键点的时候他就去上厕所。”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李轩驳回。

“啧,当然不止这些。再然后,次数多了,我就有点怀疑嘛。我弄了兴欣之后啊,有次和霸图比赛,他就在厕所和我遇见了。本来左脚都踏进厕所间了,一看到我进来,立马就退了出去,还警惕地看着我,你说说,这是不是心里有鬼。”

王杰希往叶修发现多看了几眼,笑了:“是有鬼,你继续。”

“继续?继续就是比赛结束后,我说,今晚要不要一起开个黑,温故一下十年友情啊什么之类的,结果他居然说他在厕所,不方便。啧啧,怎么又在厕所。”

“似乎有点道理。”肖时钦摸着下巴思考。

“什么叫有点道理,这就是的。”叶修摇头晃脑,“哎呀,其实这点病,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难以启齿的。”

“什么病?”

“前列腺炎啊,老韩你也是的,这样都.........唉?”

叶修转头,对上韩文清“慈善”的眼神。

“所以,什么病?”韩文清,Q市人,这次节目的特邀嘉宾,再次发问。

叶修想,真男人就不应该回头的。

今天的太阳很晒。

叶修的腿有点软。

.

.

.

.
.

.tbc

叶修:皮这一下,要断腿。

叶叶生贺啊啊啊我要对不住他了。

又是哭着求红心和评论的不要脸的我。

评论(6)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