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过气儿老咸鱼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一天不如一天。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脑残叶吹过激叶吹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玻璃心,掉粉哭泣涨粉喜庆。

【周叶】偷心的贼(中)

警察周X大盗叶,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并不是)。

玩游戏吗?玩家只有你和我。

OOC,私设,看叶叶撩小周。

感谢小天使告诉我这个坑要填 @陌言 mua!

前篇戳偷心的贼(上)

01

江波涛最终在一个可笑又让人无可奈何的地方被警察们发现——男厕所的最里间,被发现时身上没有任何被殴打过或者暴虐过的痕迹,除了他本身待的的地方不对劲,这个人简直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安静祥和。

周泽楷从马桶盖上捡起一只注射器,看起来这便是让轮回警署二把手瞬间昏迷两小时以上的秘密武器了,而且江波涛面色如常,气息平稳,这药物怕是没什么副作用。念及此,周泽楷将注射器交给杜明,让他化验一下这药物的成分,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处。

不过,厕所间?这是什么老土的地方?周泽楷由注射器想到了叶修,后者之前还在打斗中笑话自己的言语“土”,结果自身还不是没什么新意?果然大盗们说的话就是该听听就好,不能当真。

“周队,要........摇醒副队吗?”方明华看着自家队长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冷笑的,像极了精神失常的前兆,他看看还在睡大觉的副队几眼,小心翼翼地提问。

警界著名的冰山美男这下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有点怪异,当下回复正常,轻轻地点一下头,“江醒了后,让他说说经历。”

“明白。”方明华接到命令,便拿着随身ipad打开备忘录,准备江波涛完全清醒后就去记录。

身边的队员都有着自己的任务,周泽楷看似做着甩手掌柜,离开洗手间,站在高楼的落地窗前去俯瞰这座城市的夜景。但是美景当前,看景的人目光却穿过了那层层高楼大厦,看向远方,思绪也跟着跳跃到更远的地方。

有合作伙伴,有灵活的头脑,偷了东西却总是在固定的时间内把东西还回来........

周泽楷用手指敲打着窗户,似乎要自己尽快想出来问题的答案。

叶修,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窗户外头的LED灯照到了这个冥思着的人脸上,他意识到自己不是在找解决问题的答案,而是在探究一个谜团。

叶修本身,就是这个看不清,理解不透的谜团。

一边周泽楷还在思索着叶修的相关问题,另一边的叶修就过的潇潇洒洒,好不快活。轮回的警察深知自己没有能力去抓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大盗,在等对方完全混入闹市后就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叶修也乐得条子们这么懂事,稍微伪装一下就坐上了地铁,下车后东拐一下西串一下,一下闪身进一家不起眼的地下酒吧。

酒吧内非常冷清,叶修进去之后也就没了顾忌,毫不在意把贴在脸上的假胡子撕下来丢在一旁,大大咧咧地就坐在了吧台前。

吧台的调酒师看着叶修期盼的眼神,翻了白眼给后者后,倒了一杯橘黄色的物体给他——货真价实的橙汁儿~

“不是吧,我大获全胜后老板娘你就这样对我?!”叶修瞪大双眼,像是在埋怨调酒师,手上的动作却实诚地拿着吸管。

“得了吧,你个半杯倒还喝什么酒啊?”陈果扇扇手,无情地指出大盗的超级弱点,“沐沐呢?她不是跟你一起去的吗?”

“她........”

“酱酱!丁小姐嫁到!”说曹操曹操就到,苏沐橙早早就把丁岚那身晚礼服换下,一直等着叶修回来。现在叶修毫无防备地坐在吧台前面,被苏沐橙抓着了机会冲过去和突然出现吓了对方一跳。

“我的天,沐橙,我心脏不好。”叶修转头对上苏沐橙的笑脸,也不好指责对方,只得叹气。

“是是是,心脏不好只能当大盗。”苏沐橙煞有其事地点头,特别配合叶修。

现在今晚的两位主角都集齐了,另外还有研制出特殊昏迷药物的安文逸在房间里继续深入研究,陈果也就总算能把心中的问题问出口:“话说,今晚为什么要搞这个特别行动?你自己不是说张岭是'无辜'的吗?”

“这个啊,主要还是为了会会后天的那位合作同伴,跟对方搞好关系嘛。”叶修伸出指头,一件好处一件利益的跟陈果算笔帐,“你看,我现在跟他熟悉了,后天他对于我的出现就不会太惊讶,而且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还能推进任务的进度对不对.........”

“最重要的是周泽楷身高腿长,脸帅的惊天地泣鬼神,身手干脆利落,做事绝不拖泥带水,当真是个好的合作对象兼现实生活中的好对象。”苏沐橙听着叶修说的好处,还不忘加上这点。

“这话怎么说!”叶修气急,赶忙正色道:“我像是那种边工作边勾搭别人的不务正业的大盗吗?”

听完这话,陈果和苏沐橙十分默契的点头,顺带附上期盼儿子早日出嫁的眼神。

“挺好的,你年纪也不小了。”陈果一秒化身为过年的七大姑八大姨,关心起叶修的终生大事。

“叶修哥,嫁了出去可不要忘了娘家。”苏沐橙声泪俱下,像是舍不得哥哥离开的邻家小妹。

对此, 叶修怒喝橙汁,决定屏蔽这两个中央影视戏精学院毕业的人。

02

S市,轮回总部警署今天上午不接受任何案例,凡事需要警察协助的全部交给分部处理,不是因为轮回总部的人不负责,而是他们的头儿周泽楷正在通过电脑与其他警局的队长和警员开会。

“你们看吧,我都说了叶修不是这么好抓的,不是只有我们蓝雨一个抓不到他。”方锐的表情周泽楷看不到,倒是对方幸灾乐祸的语气隔着屏幕都不能减退半分,不过由于对方开的炮火不是针对他一个人,霸图的张佳乐倒是先和他杠上了:“上次你们蓝雨不是被偷了三样东西?叶修留了张巨大的涂鸦贴在你们警局门前的事情你怎么不说说?”

“我怀疑那是因为前几天某个十分幸运的人刚好来了这里造成的!”

“呸!明明是你打瞌睡大意了!”

“呵呵,方锐别胡闹,我们还有正事要谈。”喻文州适时出来打断两个人幼稚的对话,把话题拉了回来,“叶修的问题我们不是说了吗?我们只注意,而不是刻意去关注。虽然他违法,多起盗窃事件构成犯罪,但是他好歹会还回来,也不纵火杀人,既然我们对对方无可奈何那就没必要过多的关注。”

“那是你们的主意。”陶轩冷笑,“我们嘉世从来没打算放过叶修这个罪犯。”

“那就麻烦嘉世的人自己去伤脑筋。”王杰希语气冷冷的,摆明了不赞同嘉世的主张,陶轩也没办法要求别人跟他合作,只能闷哼一声。

“那几宗贩/////毒案,没能破解。”韩文清上传了几份文件给各大警署观看,他扶着额,感到十分头疼,“每到次抓到关键人物,那些人都会在运往派出所的途中被人暗杀,线索也就由此断裂,我怀疑他们掩埋的组织并不是那样简单的贩/////毒组织。”

“嗯,比如说一些公众人物或者集团?”喻文州推测。

“是挺有可能,那我们要从哪查起呢?全国内的集团这么多,不可能一一排查。”肖时钦肯定了喻文州的推测,同时又把一个疑难放在了他们面前。这样一来,揭秘又回到起点了。

最后事情也只能不了了之,各大警署只能约定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就互相通报。周泽楷在和别人断了联系后,尽职尽责地反反复复把文件看了几遍才把电脑关上。

虽然喻文州已经明确提示了叶修的案件可以放在一边不管,但是嘉世和其他警署的态度相差太多。有种一边是百般纵容,另一边就是认定了就死磕到底的感觉。

想到叶修和贩/////毒的案件,周泽楷就觉得力不从心。以前被人夸的天花乱坠,说什么警界第一人牛逼的不得了,什么案件到了他的手里都是小菜一碟,可是真正遇到棘手的案件还是只能束手无策,徒徒等待时间的流逝而不是主动出击。

然而最烦的不是这些事,而是一封邀请函——来自周二叔的生日宴会。

“小周?”江波涛看见周泽楷换了一身正装准备走出警署,有点惊讶,“今天有事情吗?”

“嗯。”周泽楷身边有点低气压,他抬手看看时间,才对江波涛解释,“家事。”

“家事?那你去吧,反正今天本来就是休假日。”周泽楷平时不请假,所以对于对方有了家事要离开,江波涛也不会阻挠,而且还特别用心地交代注意安全。

这次去,会见到叶修吗?坐上车后,周泽楷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这样的念头,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肯定是压力太大不太清醒了。周警长摇头,想把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开着车就自驾去周二叔家。

只是他没想到,这么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却是非常的实际。

03

对于自己的二叔,周泽楷一向是不抱有好感的。不单只是因为他的二叔的经营范围处在灰色地带,黑白都掺和,还有就是他的行为举止都太过令人反感,不带有死人恩怨的那种反感。但是由于自己的家庭压力,周泽楷只能参加这所谓的生日宴会,来表达一下自己对于二叔的“敬意”。

由于周泽楷过于出色的外貌,宴会刚开始他就收到各种搭讪,就像是张岭那次开的宴会一样。也一如他自己的风格,每一个邀约他都认认真真,好好拒绝了,在拒绝了两三轮后,这些春心荡漾的小姐们也就知道了周泽楷是个雷打不动的主,一一离开去找别人去了,周泽楷也就得以一个人站在大厅的角落,借着空闲的时间继续思考案件。

上流社会三天两天就会开各种不同的宴会,不是哪家公子生日就是谁家赚了大钱,客套应酬的场面只会多不会少,周泽楷当初拒绝自己父亲让他接手公司并选择了当警察也有一部分原因在这。

“这位先生,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此时,一位彬彬有礼的小姐主动向周泽楷伸出手,做出了邀请的姿势,“我想你一个人站在这里会感到无聊。”

周泽楷拧眉,他最不喜欢在思考的时候被人打扰,但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他强忍住胸口那股郁闷的感觉,用正常的语调和那个小姐交谈:“不用了,我喜欢一个人。”

“这样吗?”小姐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失落,“也是,我想这么多形形色色的美女都没能打动你,我怕也是没戏。”

“不过,大盗叶修的消息能不能打动你呢?”

!!!!!?!?!?!?!?!什么?!

周泽楷蓦地看向这位“小姐”,猛然发现她的脸其实和叶修有五成相似,对方狡黠的眼睛正看着他,倒映出自己错愕的表情,似乎在笑话他的迟钝,而对方的声音也从柔美的女声变回了那个熟悉的语气,熟悉到周泽楷不得不现在就认出来。

“叶修。”周泽楷用的是肯定句。

“唉,在呢。”叶修捋了捋自己的假发,一颦一笑还真是有一个千金的样子,“小声点,还给不给别人留条活路啦?”

要是真担心这个就不会在一个警察面前溜达了。周泽楷在心里吐槽。

“我们先约法三章,今晚我不偷东西,你也不准逮捕我,等会儿我要做的事情你也别干扰,o不ok?”叶修向前靠近一步,拉进了他和周泽楷的距离,在别人看来,就像一对互相有好感的舞伴,“那,我们先从跳舞开始?岚岚说你跳舞很好呢。”

岚岚?上次那个丁岚小姐吗?周泽楷思维一跳跃。

理智告诉周泽楷,自己是不应该和这个藏着一肚子坏水的怪盗搞什么“约法三章” 的,现在拿出手铐把对方送进局子是他再好不过的选择。可是心中隐隐约约一个声音告诉他,要听叶修的话,他不会害你,就这样半推半就之下,他让叶修的手搭上了肩膀,随着人流走进了大厅中央。

“这么配合?”叶修感到很意外。

“...............”周警长这下是真的没话说,感觉他不是抓人的那个,叶修才是。

“开个玩笑。”叶修微笑,刚好舞曲到了女方单独旋转起舞的那一段,叶修也就借机对周泽楷说:“快问吧,我时间有限。”

“目的?”

“嗯哼,这个你要自己去探索。”

“同伙人数?”

“这个........我忘了,你换一个问。”

“昏迷药的未知成分。”周泽楷想起杜明对自己说的有种成分化验不出来,现在正好向叶修考证。

谁知叶修转了一圈回来,重新和周泽楷搭档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不好意思,我还是不知道呢。”

周泽楷不满,拿眼神去威慑叶修,可人家叶修不吃这一套,一个调笑的眼神推了回去。“你怎么就不问一下核心的问题,那我主动告诉你好了。”

“你们查的那个贩////毒组织的背后势力大大小小至少牵扯了十几个集团,甚至还有政府部门。” 叶修轻描淡写地将这样一个难以接受的信息透露给周泽楷,不管对方脸色,自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那二叔也这其中呢,呵呵。”

“你确定?”这样的话事情就复杂很多了。周泽楷放在叶修腰间的手慢慢收紧。

“怎么?不信?”叶修眨眼,“不信拉倒,没逼着你。”

说是不相信,周泽楷是百分之五十不相信,又有百分之五十相信的。如果自己的二叔真的淌了这趟浑水,他就亲手把对方送上法庭不用谢,但是政府部门也要掺和一脚的话,这就不是他一个警长可以解决的案件了。

“唉,还有问题吗?我要走了。”叶修预估一下时间,也确实到了那个点,他看向沉默不语的人,好心提醒他。

周泽楷望向叶修深不见底的眼眸,半晌,他问道:“私人问题?”

叶修一愣,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周警长也会八卦,不过八卦问题好过官方问题,容易糊弄,他就点头答应了。

“你认为偷不到的东西?”这个问题周泽楷在听到叶修偷拿了主席的烟灰缸的时候就想问了,当时他还是轮回的二把手,听到这个消息后异常震惊,十分佩服对方的胆识。现在有机会知道,就把年少的自己想的问题重新拿了出来。

换做平时,叶修肯定立马回答没有,简洁明了,没有任何遮掩。但是现在提问的人是周泽楷,他就认认真真回答了。

“周先生,这世上最难推测的就是人心。”舞曲刚好在此时结束,叶修站定了看着周泽楷,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处,“因为每个人在每个时态的想法都不一样,你永远无法完全估测他人的想法。”

“那么同样的,作为一个大盗,或者说,通俗一点的贼,纵然偷的了世间的奇珍异宝,却对人心无可奈何。”

“懂了吗?”叶修笑着,用手指戳了戳周泽楷的心口,“可把您的心看好了哟,别被不知名的小贼偷了过去。”他又附在对方的耳边,像是情人间亲密的耳语:“当然了,像我这种就别当另论。”

叶修的鼻息喷洒在周泽楷的耳边,他浑身一震,想要抓住对方让他把话说清楚。可是叶修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猎人如果不够聪明就连他的尾巴都摸不到。就在周泽楷微微一愣神的时间,叶修顺混进了来生日宴会的宾客当中,他那一身酒红色的晚礼服在宴会里有无数重色的,很明显就是早有预谋。

“把您的心看好了哟,可别被不知名的小贼偷了去。”

“当然了,像我这种就别当另论。”

简单的两句话具有深厚的魔力,牢牢抓住这个此时略微茫然的警长的心,他闭眼,只得在心中叹息。

大盗不好抓,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

04

“嗒,嗒,嗒,嗒........”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狭长的走廊,提醒着某些人有特殊客人快要到了。这里没有别的人,只有一些油画和名贵的家具,是一件独立的房间,离宴会厅大概隔了五十几米高。而走廊的尽头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此次生日宴会的主角——周黎平周二叔。

“还以为他们早就把你解决了,没想到还活着。”周黎平背对着来人,却早就猜到来的是谁,“不愧是当过警署总局长的人。”

“呵呵,周二叔过奖了,我不当警察好多年了,您现在一讲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叶修身份被识破,也就不打算装女人了,用着自己的本音跟别人交谈,顺便把碍事的高跟鞋脱掉,“那麻烦周二叔跟我走一趟呗?”

“不不不。”周黎平转身,露出一阴险至极的笑容,“应该麻烦叶警长去阎王爷那里走一趟了。”

“咔嚓!”叶修所处走廊的玻璃窗无一例外地全部破碎,碎裂的玻璃片刮伤了他的脸颊和手臂。而随着碎裂玻璃一起来到他面前的,还有拿着消音枪和匕首的三个杀手。

糟糕!嘉世的人吗?!叶修险险避开匕首的白刃,向后翻了两圈,他想观察房间的地形和逃生路线,杀手密集的攻击却让他没有时间去看细节。

“叶修,你怎么改行做怪盗后都没能改掉不带枪这个坏毛病呢?”周黎平悠闲地坐在了椅子上,隔岸观火,“而且这次居然什么都没带。”

“呵,我以为你只是卑劣而已,自然不会带武器对付你。”叶修额头出了薄汗,很明显就处于弱势,可嘴上依然不饶人,“没想到你居然还下贱,和嘉世的合作。”

“一派胡言。”周黎平冷笑,下令允许杀手开枪。叶修更加苦不堪言,他可没有电影主角那种百发不中的体质,只能躲在一些家私后面。

周黎平这个人道德丧尽坏事被他做光,不过他的审美观是相当不错,自家的屋子就建在一条河流旁边,四面环山,依山傍水而活。

感谢你的审美啊周二叔!叶修念叨着,预估了一下被杀手撞破的玻璃离自己的距离,咬牙冲了出去。

这样冲出去不是莽撞的,叶修之前一直在心里数弹夹掉落的声音,预估到现在刚好是所有杀手没有子弹上弹的时候,所以才这样大义凛然地冲了出来。

只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忘了周黎平的存在。

“叶修!你别想活着离开!”周黎平大吼,抬起手枪连瞄准都不瞄准,直送叶修数发。

没去管失心疯的周黎平,叶修也不躲那些子弹,直奔出窗户,跳入河中。

现在是深秋时期,河水对于叶修来说是又冰冷又黑暗的,月光只能照亮一丁点儿河面。叶修感觉自己背部被那该死的周二叔射中一枪,痛得发麻。大腿大概也是中枪了,动弹不得,他在河里也就没法游泳自救。

身子缓缓往下沉,叶修睁开眼睛仰面朝上,隐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游来,速度还很快。

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我居然在想沐橙说的周泽楷是个好对象,我是不是没救了啊.......叶修一呛水,因为缺氧昏迷了过去。

.

.

.

.

.我本来以为上中下就可以完结的,看来不行(苦笑)

关于方锐,他还待在蓝雨是有原因的。

我们的叶和周什么时间才能谈恋爱啊啊啊啊啊!

由于是深夜写作,神志不清所以可能有bug。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