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没有退圈!!!!
(目前还在糊)
头像by双星并(谁乱拿就要剁手!)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少的可怜´_>`
文笔辣鸡剧情傻逼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周泽楷和叶修双担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翔叶】因此,盛夏,少年情。

于是那年夏天,连吹过来的风都藏着青春的苦涩和甜蜜。

朋友,谈过恋爱吗?

注意:年龄差有修改,校园paro,OOC,不科学地方遍地。

作者因爆肝字数秃头,有事烧纸。

01

已经下课五分钟了,可头上亮的发光的秃头数学老师仍是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写画画,嘴里念着晦涩难懂的公式,丝毫没有要下课的意思。

啧,下节课是体育课,这光头老师铁定要占课。中性笔在孙翔的指尖转了好几圈,最后被自己的主人不耐烦地摔回桌子上,安静的课堂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打破,而老师也被迫停下讲解题目,转身去看这个不羁的学生。

“老师,下课了,下节课我们还要上。”孙翔站起身,和老师的探究目光正面交流,丝毫没有服软。

数学老师像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出现,他推推自己的眼镜,从讲台上厚厚的文件中抽出一张,冲孙翔扬了扬:“孙翔同学,我记得你这个月扣的分好像够多了,再扣那么个一两分,你就成为班上倒数第一,这可是有留级危险的。”

此话一出,班级里就四处响起切切私语的声音,不时有人怀着不善的眼神去看孙翔。

因违纪留级,就意味着在自己的学历里留下不好的一笔,这可是非常影响考大学的。孙翔太清楚这其中的道理了,因此他最终也只能咬牙切齿地瞪着得意洋洋的老师,愤恨坐回原位,没再发表不和谐意见。

周围的学生只是多看了几眼孙翔,便纷纷转头回去学习了,谁都知道孙翔是个不好惹的主,而且不学习惹到老师的话更会吃不了兜着走。不过,偏偏就有那么一个人不单止不学习,还斜眼看了一下孙翔,嗤笑一声。

“呵。”那人带着十足讽刺意味一笑,又躲在高高栋起的书后,趴着睡了过去。

孙翔听了,只觉怒火从烧,几次想要开口争辩,却发现自己对于对方的一声“呵”不知从何开始争辩,只好抿紧嘴,转头盯着数学书。

没事,这种人不值得自己生气,不生气。他自我劝告自己。

之前说了,全班学分最后一名的学生会有留级危险,孙翔排倒数第二,而他同桌,叶修则排倒数第一,而且是蝉联第一,在孙翔转班过来之前,班里几乎没有人可以撼动他的地位。现在两个人真的是班主任最头疼的混世魔王了,一个叶修,不怎么违纪成绩却差到令人绝望,一个孙翔,成绩在全年级名列前茅却处处违规。这么一想,只好把他们放在一起,自相烦恼,互相怼然后都弃暗投明最好。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是真的没什么用,上课该睡觉的睡觉,闹事的闹事,两个人都好像约好了,不干扰对方——除了孙翔是真的很不喜欢叶修这一点。

那时孙翔刚刚因为多次违纪被学校从一班降级到十班,班主任一看这个“刺儿头”就让他和叶修同桌。

“砰!”书包被孙翔当成出气的沙包,就这样被随意扔到地上。孙翔从得知自己转班开始就没好心情过,现在是看什么都不顺眼。

叶修撑着下巴,看着窗外飘落的叶子和盛开的花出神,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新同桌是谁,人怎么样。这也正合了孙翔的意,他一直独来独往惯了,如果同桌吵吵闹闹的他会很难受。

然而,本来相安无事的两人,却因为下午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闹掰了。

孙翔着急地翻着每一本书,翻完后不死心地拿起来抖一抖,可是就算他把抽屉掏空了书翻烂了都没办法找到那一页转班证明书,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只好说了和叶修做同桌以来的第一句话:“你有看到,一张红色的纸吗?”他比划一下纸的大小,“最上面标题写着转班证明四个字。”

叶修本来在拿铅笔虐待自己的橡皮檫,听到孙翔的问话,抬眸看着对方,仔细想了一会,说:“大概被当做废纸扔了。”

废纸!?扔了!?!?

“谁扔的?!”

“谁知道呢,没看清楚。”叶修重新把头低回去,拿铅笔一下一下戳着橡皮,“你的纸怎样,跟我的关系不是很大。”

孙翔当时就要抓起叶修的领子质问他了,可是手伸了一半,停在半空中,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叶修说的没错,两个人非亲非故,连熟人都不算,自己没权利说对方的不是。

可是不代表我会不生气!孙翔瞪一眼叶修,转身夺门而去,连下一节自习都不打算回来。

当天孙翔和叶修的关系算是降到了冰点,本来就是互相一言不发现在更是剑拔弩张。虽然后来老师没有因为他丢失转班证明书而批评他,但是这梁子也算是结下了,过了好一段时间了,他们关系看似缓和了点,可是两人仍是不到万不得已必须开口的时候才对对方憋出几个字。

体育课果然还是被那个光头老师占用了,孙翔看着桌底下的篮球,又用眼角余光瞥了正在睡觉的叶修一眼,咬咬牙。

这该死的高中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02

“孙翔,篮球比赛你要参加吗?” 十班班长是个喜欢浓妆艳抹的女生,齐膝的校裙被她改成小短裙,身上的廉价香水味让孙翔非常不舒服,更夸张的是她还往孙翔跟前凑了凑,以便对方更容易看清她手上的表格,“今天下午哦。”

孙翔屏住呼吸,随便看了眼表格,连连点头,只希望对方能够赶紧离开。

班长看孙翔答应,开心地在表上填了孙翔的名字,然后脸上带着红晕走了。

“你要参加篮球比赛?”就在孙翔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一直处于神游状态叶修冷不丁冒出一句话,给了孙翔大大的一个惊吓,愣愣地反而不知说什么好。

“嗯?问你呢?傻了吗?”叶修皱眉,“是被哥的帅气面容吓到了?”这般猜想,叶修居然露出仔细思考的表情。

“谁会被你帅到!”孙翔气急,“我就是参加篮球比赛怎么了?!”

叶修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没再发表言论。

不知怎的,孙翔总觉得叶修那一眼神包含了同情和不解。

打个比赛,怎么就被同情了?孙翔对此疑惑不解。

后来比赛开始之后,高一到高二期间只有这次参加比赛的孙翔吃了年轻人的亏。

一场比赛下来,所有人都大汗淋漓,各个选手都需要喝水以准备下一场比赛,于是比赛场地就出现了“谁送水的人少谁傻逼”比赛。

看,一班的班草周围都是女生抢着送水,二班的人气也不差,三班的送水的人虽然少,可是送水的都是美女啊!还有四班.........

孙翔,十班刺儿头,没人敢惹。

没人送水。

没,有,人。

当下就有一些看他不爽的人在冷嘲热讽了,平时拽的要死,现在知错了吧!当然他们冷嘲热讽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孙翔虽然性格不讨人喜,奈何脸长的好,就因为这样,女生们不敢主动去搭话但是会在私底下偷偷议论,惹得男生生气。

孙翔头上披着毛巾,一言不发地坐在板凳上,低着头,没为这种事计较。他本来就不在乎这个,哪管别人怎么说。

眼前的光忽然被一只手和手中的纯净水挡住,手生的白净修长,好生眼熟,纯净水则是常温而不是冰冻的。

谁?

他抬头,看到叶修那一贯嘲讽的表情,只是现在比起平时多了几分不一样的味道。

“喝吧,常温的,激烈运动后喝冰冻的对身体不太好。”叶修将水塞进孙翔的手中,然后叹口气,“所以我问你是不是参加篮球比赛,现在知错没?”

孙翔有点越来越懵逼的趋势,他和叶修的关系不是差点就水火不容吗?怎么对方还能平静地提醒他,还给他送水?

“惨啊,看来是傻了。”叶修看着孙翔呆愣的表情,发出一声天妒英才的感叹,“不用太感谢我,举手之劳。”说完,不等孙翔站起来跟他理论,又向着比赛场地之外走出去了,好似他过来就是专门为孙翔送水般。

接下来的比赛,孙翔打的跟梦似的,比赛胜利了他也没察觉,茫然地在人海中寻找那个懒散却独特的身影,却没能找到。

这算是,缓和关系?还是什么?孙翔绕过人群,走回班级,不能理解叶修的举动。

班级里面空空荡荡,大多数人都逗留在篮球场上等待宣布班级名次。孙翔在比赛中算是独行侠,偶尔配合队伍,其余都是自己投自己的,不太合群,现在也就没有要感受班级集体荣誉感的想法。

反正现在也是放学时间,现在就走好了。孙翔这么想着,当即背上书包,提前离开学校。

只是没想到,他的一个无心之举,会让他遇到叶修,以及后面那些猝不及防又顺理成章的事情。

“呵,叶修。” 离学校三条街的地方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巷,里面有几个染了奇怪颜色,剪着杀马特造型的人围堵叶修,表情十分不善,“你还挺有种啊,还敢走这条路。”

“怎么?这路还有主人了?我凭什么不能走?”叶修单肩挂着书包,靠在墙边,不耐烦地皱起眉,“你们可别碍事,我事情多着呢。”

“哼!当年你害得我们没办法继续上学,你现在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该说你太自傲还是愚蠢!”领头的人捡起地上的破酒瓶,锋利的断裂玻璃在余晖下反出骇人的光,“你要是跪下来给我们求饶,我考虑一下放你走。”

傻子般的造型,愚蠢的话语和无聊的武器,这些人有没有长进........叶修一边观察着小巷的地形,一边跟对面那几个不良少年扯淡:“你们自己干违法勾搭被发现,还怪我?而且我是路过这里,是你们主动把我堵住的好吗?”

“就会耍嘴皮子!”拿着酒瓶的人怒极反笑,抄起手上的武器就要袭击叶修,叶修临危不乱,吹了声口哨,把脚边的纸箱踢到对方脚下让对方自乱阵脚,然后再乘其不备一脚把他踢翻到地。

有没有两下子,几秒钟之内便能看出蹊跷。

被踢倒在地的人脸一阵青一阵红,看着叶修的眼神恨不得把对方宰个十遍八遍,当下就要重新站起,招呼他的小弟一起袭击叶修。

能打一个,不代表应付的了群殴,叶修当机立断就要踩着旁边的垃圾箱翻墙逃走,却被一声大喝给定住了动作。

“喂!你们几个!”孙翔站在小巷的尽头,手里拿着手机,上面显示着“正在与110通话”的字样,“不是说因为违法而被退学吗,要是警察来了,你们构成袭击罪名,怕是要在监狱待好一阵子。”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用下巴示意那个领头混混的危险玻璃酒瓶,“那个东西甚至可以告你杀人/////未遂。”

听到孙翔的话,三个人皆是一惊,领头人不甘地瞪着孙翔这个搅了他报仇的人,权衡利弊之下,还是一把将酒瓶摔回地面,然后继续瞪着孙翔。

孙翔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对方毁了武器,他肯定也要挂掉电话,只是为了叶修的安全,他走过几个混混身边,到了叶修跟前确认他真的无事后,才把电话挂掉。

“算你好运。”几个混混也没打算继续纠缠,吐了口唾沫,转身打算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挤兑叶修:“当年他们说你是gay,我还不信,现在........”他的眼睛在孙翔和叶修间转了转,鄙夷地一笑,“我可是总算长见识了。”

“我艹,你tm是不是.......”孙翔一听就很恼火,当时就要冲过去揍对方,却被叶修一把抓住,对他摇摇头,让他算了。

等那几个人都走远后,叶修放开抓着孙翔的手,伸了伸懒腰,跟孙翔道声谢谢。

“唉,好想抽根烟。”叶修摸着空空的口袋,哀怨地说着,“现在只能空着手回去了。”

“抽抽抽,抽烟!”孙翔一脸震惊,“你抽烟!?”

看到孙翔那样大惊小怪的表情,叶修不由得起了整对方坏心思,他凑近对方,神秘兮兮地说:“对啊,我不仅抽烟,我还吸毒。”

“你吓唬谁!”孙翔嘴上是这么说的,动作却起了防备的姿势。看着一惊一乍的孙翔,叶修不由得笑出声,边笑边调侃:“天哪你真是太有意思了,对了,你不是这几个月内讨厌我讨厌的飞起吗?怎么现在还来帮我了?”

“是你先帮我的.......”孙翔的包里还留着半瓶叶修给他的水,他耳根泛红,怪不好意思的样子。

“还行,小伙子有前途,懂得以恩报恩。”叶修拍拍孙翔的肩膀,“我看好你。”

“去去去!”孙翔拍开叶修的爪子,把话题带回正轨,“所以你到底抽不抽烟!”

叶修怂怂肩,把被孙翔拍开的爪子举起来吹起,逼真的演技和真的有点粉红的皮肤都快让孙翔怀疑自己的力度了,叶修才慢吞吞开口:“抽啊,只不过烟瘾不怎么大,一天一根。”

孙翔只觉生气,就算烟瘾不打一天一根那也是抽了烟,他说:“戒了!”

“啊?”

“戒烟!”意识到自己好像管的有点多,孙翔脸和耳根一起红了,但是本着关爱同学的原则,他继续说:“对身体不好。”

叶修愣了愣,旋即大笑出声。今天算是孙翔叶修认识以来叶修笑的最多的一天,他抹着笑出的眼泪,满口答应:“好好好,戒了,我们身体健康好好学习品学兼优的孙翔小朋友真棒。”

孙翔知道对方是在调侃自己,可是又没法反驳,只能气的把腮帮子鼓起来。

眼看天色渐渐暗下去,叶修也就没多做停留,和孙翔辞了别,背着看起来没有重量的书包走了。

走之前,叶修附在孙翔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把对方吓的不清:“他们说的对,我是个gay。”

孙翔被吓的一跳三米远,叶修莞尔一笑,只给他留一个潇洒的背景。这下真是不知道叶修到底是开玩笑还是真出柜了,那家伙不按常理出牌,这是人人都有目共睹的。

直到回了家,孙翔猛然回想起叶修离开的方向,顿时有点纳闷。

那家伙走的路.......难道不是往学校的吗?他感到十分疑惑。

03

那天的事就像一个转折点,叶修和孙翔之间浓浓的火药味就那样轻巧地消失了,两人在光头老师上课的时候还会互相对视,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一起暗暗diss这个惹人嫌老师。

转眼间,高中的过渡期高二就这样结束了,紧张又刺激的高三正式来临,学校规定,所有走读生必须强制性住宿,孙翔只好收拾一下必需品,搬进了学生宿舍。

“216......这一间?”孙翔停在陌生宿舍的门口,迟疑了一下,敲了敲门。

“啪嗒。”房门被打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一个人头从中探出,“谁啊?”

你说这巧不巧,孙翔的舍友,居然是叶修。

叶修看清楚来人,也微微惊讶了,随即恢复困倦的表情,让开位置好让孙翔进来,“原来是你做我舍友,还行,总好过那些一天到晚只会读书的呆子。”

孙翔无语了一下,他吞吐道:“我也会在宿舍看书.........”

“可是你还会和我扯淡!”叶修反驳。

孙翔咂咂嘴,只觉叶修真的是神逻辑了,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他也不见得能讨的好,只得专心整理东西。

换了新宿舍,新教室,老师却还是旧的老师,课堂还是那个课堂,当真让孙翔高兴不起来——他还要继续面对那个光头老师了。

“孙翔..........”

孙翔没回应。

“孙翔同学........”

孙翔还是没回应。

光头老师恼了,大喝一声:“孙翔你给我站起来!”

别人都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老师却是一喝惊醒梦中人,孙翔迷迷糊糊地从桌子上爬起,又恍惚地站起身,不明所以地看着光头老师,引得课堂里顿时爆发出阵阵笑声。

觉得自己身为老师的尊严被孙翔辱没了的光头飞快地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在座的所有人都没看过的题目,咄咄逼人地看向孙翔:“孙翔,你要是不能在十分中内把这个答案算出来,我就把你的名字报给校长,让你今年毕不了业!”

这光头不是在说大话,他和校长交情不浅,孙翔又是校长严重的难搞“刺儿头”,成绩好却不服管教,这下如果真的不过他可能就要和毕业证谁拜拜了。

孙翔即使内心再怎么不甘,还是要向现实屈服,他看着题目,一种种方法在他脑海里出现,又被他一个个排除,到最后竟然一种可以用来解题的方法都没有,他在心里大骂光头不要脸。

“答案是二分之五倍的根号五。”就在孙翔一筹莫展之时,叶修的悄声提醒传入他耳内,他不由得震惊地看向叶修。

叶修干咳几声,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这么明显地看向他,孙翔才后知后觉地立马转回头,避免光头老师怀疑。

时间没剩多少,孙翔又算不出来,他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把叶修的答案复述出来。

大不了就是和那个垃圾校长拼了。他想

惊人的是,光头老师在听见孙翔的答案,即叶修的答案后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目瞪口呆的表情滑稽可笑,他嘴巴张张合合,最后只能说出三个字:“坐,坐下。”

居然对了!?孙翔觉得不可思议,光头出的题一看就不是高中生会写的东西,说不定是从大学,甚至是一些著名数学家的思考题中抽出来的题目,叶修居然写对了?!

察觉到孙翔惊异的目光,叶修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门,笑了笑,在孙翔草稿本上写下一句话:哥就是那么聪明,想不到吧?

想不到的太多了,孙翔在草稿本上追问对方,之前是不是一直在扮猪吃老虎,装作自己成绩不好。

谁知叶修看了孙翔写的话,挑眉,摇摇头,一副你猜我猜大家猜,我就不告诉你的表情。

孙翔气的牙痒痒,叶修总能让孙翔陷入迷茫和生气的漩涡,偏偏他还不能奈叶修怎样,对方狡猾的像只狐狸,成精的那种。

怀着对叶修的重重疑问,孙翔和其余的全校师生度过了较安逸的几个月,迎来了第一次全校数学模拟。

为了激励学生考的更好,学校颁布了一项令人吐血的规定:考试在年级最后一名者,三个月之内就不用放假了,留校学习。

送命啊!在学校呆三个月不能放一次假!一众学渣瑟瑟发抖,在努力学习的基础上纷纷打听别人班有没有学习比自己差的人。而这些学渣却在听到一个消息后全部松口气——

叶修,一个数学把在之前的六次考试总分加起来都没有40分的传奇男子。

孙翔在看到叶修每一次考试的成绩单后惊的合不拢嘴,他甚至想抓着叶修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不走心!而叶修,该睡觉的课他一堂都不落下,别人在外面议论他已经将他议论的妖魔化了,他还在教室里舒舒服服地睡大觉,心理素质不能再好。

就这样模模糊糊的,第一次全校模拟考来了。

孙翔一开始还在为这次模拟考惆怅,生怕自己不会写里面的题目,事实证明是他想太多了,一张试卷写下来不能再顺,写完检查完还有半个小时空余给自己发呆。

不,不能说是发呆,他是一直用纠结的目光偷瞄旁边叶修的数学试卷。

除了选择题,其余一片空白!选择题还全写A!牛皮了他!孙翔眩晕。

他看了几眼昏昏欲睡的叶修,又看看所剩无几的时间,感觉操碎了心,自己比叶修还要紧张。到最后,他索性把心一横,用胳膊肘戳戳叶修,用口型跟对方说:

放假时,我要去西湖那边游玩,一个人,没伴。

言下之意是,叶修我求求你了快动笔写写吧,不求你写完只求你及格以上好和我一起尬游。

叶修看着孙翔着急的表情,只觉好笑,微微点头算是答应。

然后孙翔就看见对方把选择改了,写完填空,再写了第一道大题后停笔了。

选择填空80分,第一道大题10,总分150及格分90,叶修算的太好。孙翔叹气,不知道叶修出于什么原因能这样看破功名利禄。

呸!他考怎样干我何事!孙翔又意识到他管太多了,虚虚拍了自己几巴掌,权当镇心剂。

考试结果出来后,孙翔142年级第一,叶修不负众望地..........等等,90分!?不是说好了是数学渣吗!?众学渣瞪大自己的钛合金眼死死盯着叶修的名字和分数,欲哭无泪。

不管怎样,叶修的假期是有了,不过无聊如他又去逗孙翔,问他去西湖的火车票买好了吗?

孙翔装傻:“什么?什么西湖?”

叶修心想,小样我还治不了你,当即像没骨头似的靠在了孙翔肩上,凄凄切切地说着话:“陛下真是贵人多忘事,妾身实在太伤心了,罢了罢了,人性凉薄,是妾身妄图在这寂寞深宫找到一丝真心~”

这段话说出来,孙翔听的鸡皮疙瘩落一地,叶修说的不亦乐乎,还装上瘾,往孙翔左耳吹风呼气,美名其曰“枕边风”,最后孙翔只得向邪恶势力妥协说找个时间两人去看看风景。

叶修本意不是要孙翔陪他看西湖,但是在孙翔答应后,笑的更欢了,一双黝黑的眸子亮晶晶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04

转眼间,离高考就只剩不足4个月的时间,学生们却忙着张罗另一件事情——情人节,二月十四号到了。

晚自习后,回到宿舍的孙翔看着眼前的粉色信封发呆,手毫无规律地把玩着它。

情书是班长写的,班长平常浓妆艳抹喷香水却难得写的一手清秀的小楷,话也就无非那么几句我喜欢你,虽然我知道我们不可能但是我想让你知道云云.......

孙翔发呆不是为了这件事发呆,班长的他会好好拒绝,可是另一件事却是他不能理清,就算理清了他也不能面对的......

“砰。”洗手间的门被打开,叶修头发湿漉漉地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看见孙翔对着那封班长托自己带给孙翔的信发呆,眨眨眼睛,用一种非常轻松的口气说道:“哎呀呀,孙翔,那封信是什么啊?”

孙翔像是受了惊的猫一样,一下炸开毛后立马把那封粉色的信藏到附近的一本书里,嘴上还辩解着:“没有,就是普通的一封家书。”

孙翔不知道信是叶修带回来的,还以为是班长把他偷偷塞进自己书包里的,这也就方便的叶修装傻逗孙翔。“这年头不发微信还写家书,家书还这么粉嫩,少有,少有啊。”叶修边说边坐到孙翔旁边,点点那本藏着情书的书本,笑道:“给我看看封面呗?”

孙翔立马摇头,不行,这个绝对不行,只有这个......“你不能知道。”孙翔斩钉截铁地说。

叶修那样和孙翔对视,对视了五六分钟,双方都没有讲话,可是在叶修的注视下,他总觉得自己那小小的心思早就被对方看透.....

结束对话的是孙翔,重新开始对话的却是叶修,他轻笑一声,站了起来,灵活地跨坐在孙翔腿上,双手捧住对方的脸,说:“那封信可是我带回来的,班长还让我看了里面的内容,有啥不好知道的?”

!?!?!?“叶修?!我.......”不喜欢她......尽管孙翔知道,聪明如叶修肯定知道他不喜欢班长,可是他觉得自己说清楚比较好,还有那种越来越烦躁的心情让他愈发不舒服,尤其是叶修现在这样,他那种难以言说的心绪更加杂乱了,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叶修将食指抵在孙翔唇上,让他噤声,自己则开始说话:“那封情书你没认真看吧,我现在把它差不多背一下如何?”

“孙翔,这是我暗恋你两年来第一次坦白我自己的心意,当然,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很微妙的,你的心情会随着对方起伏,那种大起大落的感觉令人心动又心跳。”

叶修的睡衣明显不是他要穿的码数,宽松的过分,他坐在孙翔腿上的时候,大半衣服滑落肩膀,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胸膛,随着他的呼吸起起伏伏,就好像孙翔现在的心情,以至于他听不太清楚叶修讲的话。

“所以,我要在这里告诉你。”叶修停顿了一下,眉眼笑的弯弯,他用指尖蹭蹭孙翔的鼻尖,让对方回神。孙翔看着叶修,觉得对方要放个大招了。

“孙翔,我喜欢你。”他听见,叶修这么说。

叶修的话像是手指捅破纸糊的玻璃,又像是海浪冲走薄弱的沙墙,就那样,砰,一下子屏障全没了。孙翔闭了闭眼,叹口气。

他喜欢叶修,他早知道的,他早该认的。

叶修的大招太完美了,他没办法躲 ,也不想躲,就这样。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见孙翔没有反应,以为对方生气了,只好自己没趣地溜下来,“开个玩笑,生气了就不好了,抱歉。”

孙翔却在此时立即反应,他冷哼,不屑一顾道:“还不是你演技太差,我为了憋笑,给你留点面子才装的冷酷好吗。”

叶修立马回他是是是,两人看似还在互相调侃,实则一个比一个逃的快,都急着回床睡觉。

当晚,住在216寝室的人无人入睡。

孙翔以为,他们至少可以到毕业后再把这件事说清楚,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叶修要转学了,三月一号,就在今天下午,走,立刻走的那种,留都留不住。

所有的事情一下真相大白,校园里疯了一般传播有关于这位传奇人物的消息:叶修父亲其实是XX名牌大学校长,叶修早就考进那所大学了,只是因为和自己父亲吵架才离家出走,到这所学校里面鬼混,为了防止太优秀(叶修自云)被自己父亲找到,还故意考试非常差劲,放假不住酒店住学校........

谜底揭开,孙翔非但不高兴,还非常着急,距离叶修离开这里还有二十分钟,他不顾老师的阻拦,飞奔出教室,直往校门口。

他可能很鲁莽,很不成熟,可他那颗跳动着的心却不会对自己说谎,他更不想留下遗憾。

该亲口说的,就要亲口说。

终于,他在校门口那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听到喘息声和脚步声的叶修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孙翔。

“我喜欢你!叶修!”吼出这句话的人几乎用尽所有勇气和力气,无法用更直白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一句简单的告白好像能冲破所有屏障。

被告白的人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他点头,用着和平时一样欠抽的语气:“我知道啊。而且我还是先告白的那个人。”

孙翔一下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慌张无措的样子让叶修把戏弄他的心情燃烧起来了。叶修靠近一步,说:“那你是不是应该来个热情kiss给我看看你的诚意啊?”

刚刚告白完就被要求亲亲,刚刚成年的孙翔脸烧的厉害,看着叶修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对方。

意识到自己是有点过分的人摸摸鼻子,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嘴唇却蓦地被人堵住了。

明明是蜻蜓点水,可是这之间带着告白的欣喜,少年的不成熟和青春的冲动让人为之动容,交换彼此的气息,确认对方的存在。

“我们会见面的。”

“在不久的将来。”

“我确信。”

那天,两个懵懵懂懂的人正式确认的彼此的心意,连高考都都似乎变得旖旎起来,孙翔向往着的未来不是一个人,叶修离去的时候嘴角带着笑。

蝉鸣,阳光,汗水,以及喷发出来的感情共同构成了那年的盛夏。

05三年后,同学聚会。

男人穿着正统的黑色西装,一双修长的腿隐藏与黑色西裤下,白皙的双手随意握在一起,平常却好看到让人移不开眼睛。

“呃,抱歉,失陪一下。” 本来游刃有余地应付着各类搭讪的他在见到某个人影后脸色一变,露出极度慌张的神情,他匆忙站起身,准备到洗手间避避难。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自己想躲的人就站在洗手间门口,正等着自己这肥美的猎物送上门。

“咳咳,好久不见,孙翔。”叶修尴尬地一笑,不留痕迹地往相反方向移动,“长得越来越帅了啊?”

孙翔没说话,他微微扯起嘴角,眼神危险,笑容冷酷。

完了,想跑都跑不了。叶修想。

都说也许聪明过人,果然如此,他成功预料到了自己肯定跑不过孙翔,并且被孙翔扛着扔到酒店房间,路上少不得围观群众,自己京城第一大少的名号算是废了。

“换电话号码?玩消失?”

“呜呜呜!”我不是!

“出国?继承家业?”

“呜呜呜!”我没有!

“连微博QQ什么的都删号?”

“呜呜呜呜!”听我解释!

“叶修,你真狠。”孙翔叹气,紧紧抱住叶修,看似心疼可实际并没有打算把堵着叶修嘴的物品拿下来,“但是还好,你回来了。”

还好,你回来了,一句话包含多少辛酸。

叶修停止了挣扎,看向孙翔,发现对方大男人,成年人一个了现在居然眼中还有泪花!

算了算了,算我欠你的。叶修也在心里叹气。

不过你也欠我不少,以后用一辈子还吧。

——————————————————END

.
.
.
.
.
.这是我一口气写过的最长的文了,吹自己牛皮。

这下了结了自己的一个翔叶心愿,可以开开心心开个新坑(你)

@想吃虾饺 太太!我没办法参加百日活动但是我用爱发电!希望你不要嫌弃!

错字受,摸爬滚打求红心和评论。

评论(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