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过气儿老咸鱼
头像by双星并(谁乱拿就要剁手!)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少的可怜´_>`
文笔辣鸡剧情傻逼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脑残叶吹过激叶吹
周泽楷和叶修双担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玻璃心,掉粉哭泣涨粉喜庆。

【周叶】偷心的贼(上)

警察周X大盗叶,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没有)

OOC慎入,私设

01

人们通常称那些偷别人家东西的人为“贼”,而“贼”之上,被人称为“盗”,因为只有贼人才会去偷那些金钱和凡物,而大盗们去偷的,可是价值连城的珠宝。挑战防卫森严的壁垒是他们的喜好,速度快,无影无踪,不带武器,几乎已经成为大盗的标志。

“我听说啊,何家的传家宝碧蓝瓷在近百个特种精英的防卫下,还是被人偷了呢。”

“可不是嘛,不过,何大小姐可是因祸得福,见到了那位叶先生!”

“真的吗!?”张怡睁大双眼,她看了看处在华丽殿堂中间的项链“耀光”,小声嘀咕:“我也想见叶先生。”

“那是想见就见的人吗?叶先生来无影去无踪,我们这些人怎么看的到啊 。”刚刚第一个开口的丁小姐哀怨地叹气,又看了看在远处和他人交谈甚欢的何大小姐,十分羡慕,“听何小姐说,因为她刚好处在叶先生逃离的路线中,两人撞了个正着,叶先生为表歉意,帮她把弄乱的发型用簪子别好。”丁小姐顿了顿,眼中充满崇拜,“那个簪子竟是几个月前李家弄丢的鸿鹄簪!没想到被叶先生找回来了!”

“真是浪漫又温柔的大盗啊。”张怡感叹,不过她又摇头,指了指远处站着的某人,“可惜这次父亲的生日宴会,我们请了周警长来保护耀光,叶先生怕是要失手了。”

“这可不一定。”丁小姐摆摆手,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叶先生可是从来都没失手过的呢。”

就在几位大家族的千金互相攀谈的时候,张怡的父亲,张岭正在和一位男性交谈。男性身穿的是再普通不过的黑色西服,可是西服完全贴合他的身材,勾勒出富有爆发力的薄肌肉和修长的双腿。一张迷倒众生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情感外露,却依然没能阻止少女们的搭讪,如果不是张岭后来找他,男性今晚恐怕大半的时间都在回绝他人。

“那就麻烦你了,周警长。”张岭拿出手帕,擦擦自己的虚汗,“请务必保护好耀光。”

周警长,也就是现任警署第一人周泽楷,没有太在意张岭的话,而是一直在观察宴会里的人,试图找出那位擅长伪装的叶先生——叶修。

看出周泽楷无意与张岭交谈,江波涛在适当的时间内和张岭“借一步说话”了。得到空闲时间的周泽楷自是转身投入到宴会的人群中。

“这位小姐。”周泽楷没有注意周围人对他容貌的惊艳和赞叹,直接停在了丁小姐面前,“可以和我跳一支舞吗?”

“噢,天哪,你是在邀请我吗?”丁小姐似乎也为周泽楷所惊艳,她红着脸,把手搭上对方伸出邀请的手上,“可,可是我不太会跳华尔兹 ”

“没有关系。”男人礼貌地微笑着,即便丁小姐在接下来的舞蹈中的确证明了她不太会跳舞的事实——本来光亮的男士皮鞋被踩到有点变形。

被聘来的乐队演奏水平很高,注意到大部分舞者不能跟上乐曲时,他们就会稍微放慢速度。但是对于周泽楷来说,速度快慢并不能影响他,他的每一步都像是精心策划的,恰好在那个节奏点,又在乐曲低缓时很好地转换舞步。所以不会跳舞的丁小姐在他的指引下,也总算在乐曲结束前勉强跟上节奏。

“很抱歉,我跳的很烂吧。”丁小姐低着头,有点无地自容。

周泽楷摇摇头,他拿起经过他身边服务员餐盘上的两杯香槟,递给丁小姐一杯:“挺好的,这杯算我请。”

丁小姐接过香槟,腼腆地喝了几口。

“丁岚!快过来!”张怡在稍远处向丁小姐招手,脸上的神情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被叫做丁岚的人怯生生地看了几眼周泽楷,把杯子放到餐桌上,跟他道别后就往张怡的方向走。

周泽楷自然是没有阻拦,或者说,没有阻拦的必要,他本来的目的就不是和丁小姐跳舞。

“杜明。”他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杯子的最下方,也就是刚刚丁小姐没有触碰到的地方,还利用耳朵里的无限通讯器和队友交流,“检测一件东西。”

“帮我对比丁小姐和叶修的指纹。”

02

宴会进行到高潮部分,就是轮到张岭讲话的时间了。利用群众,包括丁小姐的目光都集中在前方的时间,周泽楷把杯子交给了杜明,让他用最少的时间把结果告诉他。

“我很感谢大家赏脸给我张某。”张岭满面红光,对自己近年的生意颇为满意,“为了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愿意把我最有价值的收藏品耀光跟大家一起欣赏!”

“唰!”保镖把处在殿堂中央的展览柜上的布揭开,一条在灯光下璀璨夺目的项链暴露在众人面前。在场的人大部分都是珠宝鉴定家,一眼就能看出这条“耀光”价值不菲,纷纷赞美它的设计和上面镶嵌的宝石。名为耀光,整条项链除了必要的连接,几乎都是用高昂价格的钻石和宝石制作的,这类型的珠宝已经不能在市面上售卖,只能订做或者在拍卖场上碰碰运气,这也是张岭为之骄傲的原因。

“怪不得叶修会把它当做目标。”江波涛和周泽楷会面,他看着那条闪闪发亮的项链,突然理解了叶修。

周泽楷却没搭话,他的眉头紧锁着。

就在他转头看向江波涛的那一瞬间,一直没有换过位置的丁小姐,也就是丁岚,消失了。

糟糕!周泽楷心下一惊。像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想一般,整栋房子的电源突然被断掉,所有人处在一片漆黑中。

人们开始恐慌,害怕这是图谋不轨的人干的。现场一片混乱,处于黑暗的人跌跌撞撞,四处走动,周泽楷根本不能踏出一步 。

“我的耀光!”张岭尖叫,生怕自己的项链被人夺走。

“江,处理秩序,把张岭带走。”周泽楷戴上提前准备好的夜视镜,对自己的部下下令。没有多余的语言,江波涛也联系起轮回警署的其他警员,引导慌乱的人。

即便是有夜视镜,周泽楷的视力范围还是有限。他凭借自己的记忆,逐步接近存放耀光的地方。

“丁小姐。”他停下脚步,看着在虽然在黑暗中,可依然淡定自若的丁岚,“您该走了。”

“先生。 ”看不清丁岚的表情,可是她的语气明显带有笑意,“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走才对。”

存放耀光的柜台中已空无一物。丁岚站在离周泽楷大概五米距离的前方,两人中间隔着那个空柜台,她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里面的东西不言而喻。

叶修的速度果然很快。周泽楷也只是听说过霸图蓝雨等警署的描述,他是没有和叶修有过任何交锋的,而这个第一次交锋,如果不是他提前做了点小手段,怕是必输。

“怎么,周警长不动手吗?”丁岚,也就是周泽楷认定的叶修往后退了几步,如果比逃跑,他从来没输过。

“不用。”周泽楷回道。

不用?不用动手还是不用什么?丁岚还没想清楚眼前的人的意思,手中的袋子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啊!”丁岚失声惊叫,就是那么短短几秒的失神时间,周泽楷猛地冲向前去把对方扑倒,丁岚抬起脚想要反抗,却被他用双腿死死夹住,动弹不得。同时,他掏出手铐,把丁岚的双手束缚住。

几秒钟,定胜负。

“噔!”随着一声巨响,整栋房子的电力又恢复了。宴会的人都已经疏散,只剩下轮回警署的人。

“原来如此,这条耀光是假的,你们警察局订做的电击器。”“丁岚”失败了,可他还笑着,俨然没有失败者的样子。

周泽楷引用觉得有什么不对,这样就结束的话,未免太简单点。

“队长!”此时,杜明跑了过来,他上气不接下气,刚刚从警署狂奔过来,“你让我检测的指纹有结果了!”

“叶修的指纹和丁小姐的指纹不符!”

!!!!!居然!!!!!

听到结果的周泽楷立马看向丁岚,后者回以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他像是无意地问道:“哎呀,张岭去哪了啊?”

叶修是擅长伪装的,不管男女,老少,有时候就算是你最亲密的朋友,他也能扮演地天衣无缝。宴会开始前,蓝雨的人向周泽楷提醒。

“封锁所有门口!” 在去往真正的耀光收藏地前,周泽楷向所有人下达指令。

03

房子的第十一层,“江波涛” 拖行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张岭,缓缓向前走着。

“wdm这人真是重。”一向温文尔雅的“江波涛”此时毫不介意地说着粗口。当然不是因为他改了性格还是怎样——只是因为他不是江波涛,而是叶修,从宴会开始,就一直以“江波涛”身份出现的叶修。

他拉着张岭,最终停在了一个需要指纹和掌纹解锁的密码箱前。叶修抬起张岭的右手,放了上去。

“滴,身份验证成功。”机械的女声响起,密码箱缓缓打开,里面被收藏的很好的耀光也就展现在叶修面前。

“为了拿这东西真是花了不少功夫。”叶修叹气,轻巧地把项链拿起,随意甩动着这条价值上亿的罕见珠宝。

“砰!”一颗子弹突然打入叶修脚边,惊的他把张岭随意一丢,立马躲到房间柱子的后面。他用余光看向发射子弹的人,暗暗称奇。

周泽楷没有急着追捕叶修,他去查看张岭的气息,确认对方还活着并且无生命安全 。

“喂,这是质疑哥的职业道德啊,大盗从来不杀人。”叶修不满。

“交出耀光。”周警长懒得和叶修贫嘴,直奔主题。

“这么老土的台词,简直和老韩一样.........真是浪费了那张帅脸。”还以为周泽楷能说出和其他警长不一样的台词的叶修小声嘀咕了几句,在周泽楷靠近到足够近的距离的时候,他立刻从柱子后面冲出,一脚踢向周泽楷。

耳边响起叶修踢起的劲风,周警长灵活躲过这一脚,却没能躲过叶修对枪支的抢夺。他的确没有想到叶修会用这样的自杀式方式,赤手空拳地和持有枪支的警察搏斗,也就是这样的没想到让他被叶修抢了手枪。

即便没有武器,当今警界第一人的体术也是不可忽视的。叶修最多就是能够灵活躲过周泽楷的招式,并不能进行有效的反击。而他知道,再这样耗下去,最先来到的必然是轮回的其他警员。

“啪!”叶修持枪的手狠狠地吃了一击手肘,吃痛了的手自然是松开了对枪的控制,令枪掉到地上。抓住机会的周泽楷立刻把叶修两手压在他的胸前,使他动弹不得。

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叶修可以看清楚这个帅气警长的眼睫毛,他称赞道:“你眼睛真好看!”

周泽楷没有理叶修。叶修看起来比较瘦弱,可实际上力气也很大,他需要集中注意力来压制对方。

唉,想不到我也有用到这招的时候。像是认了栽,叶修摇头叹息。

还没看穿叶修举动的周泽楷,就被叶修在他眼前突然放大的脸愣住了。

叶修吻了他的唇。

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在离开周泽楷好看的嘴唇前,叶修还伸出舌尖,轻微地舔到了。

就是那么几秒的失神,令叶修有了脱离控制的时间。他挣脱开周泽楷的手,三下两下跳到窗户边,踢碎了玻璃。

“下次再见哦!可爱的警察先生~”叶修隔空抛了一个飞吻,就这样直接从十一层高楼跳了下去。周泽楷追到窗边往下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周队!”杜明也在这个时刻赶来,他看着乱七八糟的现场,问道:“叶修呢?跑了!?”

“嗯。”周泽楷淡淡地回应他。

“靠,刚刚他那个同伙丁岚也跑了,这两个人合作的也太好了!”杜明揉着自己的头发,不能接受他们精心准备了那么久还是失败了的事实,“什么叶先生叶大盗,还不是个贼!怎么那么多人喜欢他!”

周泽楷没有回应杜明的话,他摩挲着嘴唇,上面有叶修残留的温度。

叶修............

呵。周泽楷对于失败,也是笑了。他转身指挥部队,让他们把张岭搬走,然后寻找真正的,被叶修藏起来的江波涛。

我会把你绳之以法。周泽楷拾起之前打斗时掉落在地上的枪,下定了某种决心。

TBC.........

—————————————————————

有了脑洞就是停不下来,抓紧时间写了写,哎嘿嘿,一如既往地可能有错字,还有文章里很多设定都是瞎编的,不要较真。
啊有没有人想看后续啊啊啊???
求红心和评论!真诚地求!

评论(11)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