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没有退圈!!!!
(目前还在糊)
头像by双星并(谁乱拿就要剁手!)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少的可怜´_>`
文笔辣鸡剧情傻逼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周泽楷和叶修双担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喻叶】口是心非

双向暗恋,谁比谁更难受?

我更难受(单身狗的微笑🙃🙃。)

ooc,私设,有错字。

01

叶修的手指滑过喻文州的衣领,灵巧地解开对方的扣子,露出精巧的锁骨。

“蓝雨今天可是输给了兴欣呢。”叶修一边用白嫩的指腹在对方的锁骨上暧昧地打着转,一边抬眸看向对方,黝黑的眸子里三分玩味,三分懒散,剩下的尽是喻文州看不透的情绪。

喻文州对叶修的“垃圾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抓住他一直不安分的手,把那只手往下拉,“这么说,叶修前辈要给我补偿咯?”言毕,还富有暗示性地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的臀部上瞟。

被迫下拉的手停在了一个炙热的的柱体上,即使隔着布料,叶修觉得那温度也足以让他烫伤。他顺从地用手覆上那里,感受到了柱体骤然增大一圈,“补偿........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今天我要在上面。”边说,边抚摸着硕大的棒子,像羽毛在给被人挠痒,挠的喻文州从身到心都在“痒”。

你总是这样,游刃有余,看不透,摸不透,在你面前做什么都不能够影响到你 。喻文州为自己感到可笑,在感情的博弈里,自己似乎怎样都得不到好处。而这暧昧又疏离的床伴关系过了两年,本来这不是最好表白的时机,可是他憋不住,他受不了,联盟的四大战术大师头一次不想有任何战术去想这件事,所以他坦白。

“叶修。”喻文州拉进两人的距离,鼻尖对鼻尖,感受对方的呼吸,“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叶修挑逗的动作顿住了,呼吸有了短暂的暂停,随后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说什么呢,喜欢?”

意料之中的反应。喻文州苦笑。不是所有感情都会有回报,自己早该明白这件事的。

只是,在明白这件事前,自己已经陷得太深了。

02

荣耀比赛第四赛季,蓝雨对嘉世——

喻文州看着荣耀黑白色的界面,沉默着摘下了耳机。

“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嘛,毕竟对手是一叶之秋,是连续三冠的嘉世,不要放在心上。”

“唉,说真的比赛之前我就知道结果了,不过现在还是很不甘心。”

“队长,你不要把这个放在心上.......”

“嗯,我没事。”喻文州打断了队友的安慰,脸上挂着与平常无异的笑容,“先出去了,有点急事。”说完,不等队友的反应时间,径直走出房间。

意料之中,本该如此.......哈,我在想什么呢,我才出道,这个结果不是很正常吗?伤心的,不甘的,愤怒的,无奈的,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着喻文州的大脑,他终于停下越走越快的脚步,叹口气,挨着窗户的栏杆,希望微风可以吹散他的烦闷。

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长,和另一个逼近的影子连接在了一起。

“嗯?这不是蓝雨的新队长吗?”影子的主人语气惊奇,略微沙哑的声线将喻文州惊醒。他转头看去,看到一个身穿嘉世队服的男人,手里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烟,苍白的皮肤彰显了他的贫乏运动量,嘴角微微上扬,“怎么?输了不开心?”

他是叶秋。几乎是看见对方的第一眼,喻文州就下定结论,而对于叶秋的询问,他老实回答:“是,输了不开心。还请叶秋前辈多加疏导。”

叶秋对于自己的身份被看穿没有多大反应,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19岁左右的少年,说:“有什么好疏导的,你就是手速慢,缺点大到是个人都看得出。”

喻文州笑了笑,虚心接受了叶秋的评价,又问:“难道这个游戏是手速决定一切吗?”

“是啊。”叶秋秒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喻文州愣了一会儿,随即低下头,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手速,又是手速,明明这个......

“不过,还是有点例外的。 ”叶秋似乎很享受逗少年,话总是说一半,“我听魏琛讲了,你的团队意识很好,比赛的时候我也看出你挺有战术意识,不错。”

!!!喻文州意外地抬起头,猝不及防撞上叶秋深不见底的眼眸,黑黝黝的仿佛能吸走别人的灵魂。那双惑人的眼睛对着喻文州笑,而眼睛的主人也在说话:“多练练战术,下一次见面说不定你就是战术大师了呢?嗯?你今天的表现可是让我很意外呢。”

月光照在了两人的脸上,投射出脸部的影子,亲密地交叠在一起。

喻文州闭上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只是简单地道声谢谢便离开。

看着喻文州离开的背影,叶秋深吸口烟,轻轻吐出一个烟圈。

“呵,倒是有趣的很。”

03

第六赛季的时候,蓝雨拿了冠军。

黄少天在和别人唠嗑这次比赛,喻文州摩挲着手里的冠军戒指,若有所思的样子。

“队长队长,你说微草的人会不会气死,哈哈哈哈哈哈终究是我们拿了冠军。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叶秋。”黄少天话题一转,眼神变得犀利,话却还是那样,“给他看看我们蓝雨还是很厉害的哈哈哈哈哈哈!”

“行了少天,带他们离开吧。”喻文州无奈地叹气,从位子上起来,“我还有点事,就不跟你们一起走了。”

“唉?好吧那我QQ上弹他。”黄少天也懂喻文州,知道他的“有点事”可能有点麻烦,所以很体谅地帮他领队,“队长你自己注意安全啊,我们走了。”

喻文州点点头,没有多说。看着黄少天他们离开后,朝相反的反向走。每个竞技馆的设计都大同小异,他很快找到那个能被月光盈满的窗台,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靠在上面。

“文州啊?这么闲又过来。”那人注意到喻文州的靠近,转头跟他打了个照面,“今天蓝雨拿冠军,恭喜了。”

“还是多亏叶秋前辈的指导。”喻文州停在叶秋的右边,看着对方的侧脸。

“哎,不关我事,是你自己聪明勤奋。”叶秋难得没有嘲讽反驳,反而实打实地夸了喻文州。

喻文州对于叶秋的回答不做评价,有些东西两个人心里明白就好。

比如,每次蓝雨嘉世比完赛后两人都会在类似这样的窗台上遇见,那时候叶秋就会偶尔指点一下战术,又或者是在QQ上喻文州的询问叶秋也会回答,只是看他回复的内容罢了。

“叶秋前辈......嘉世现在......”犹豫一下,喻文州最后还是开口询问,他也有关注嘉世的团队赛,只是那默契度........

“看出来了?”叶秋将嘴里的烟提出,看着喻文州,笑了笑,“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也别想着嘉世团队赛有机可乘,还有我在呢。”

“不敢,一叶之秋还是很强。 ”喻文州对于叶秋强硬地转移话题不作深究,只是看着叶秋不愿坦白的样子,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在不安。

叶秋,我其实一点也不闲啊。喻文州想着对方看见他问的第一句话,默默地把回答念了一遍。

04

叶秋退役的消息来的是那么突然,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关于他的报道满天飞,有的说他年纪到了手速大不如前,自己主动退出职业圈,有人说是一叶之秋已经有了新的内定主人,也有一小部分人说是嘉世逼他走的,总之,众说纷纭 。

黄少天不像别的队员那样有去讨论这件事,反而很安静,两只手背在脑袋后面,悠闲的很。

“少天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喻文州想了想黄少天和叶秋的关系,开口问道。

“啊?是啊。 ”黄少天回答问题的口吻是那么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喻文州有点哑口无言,“前几天我们在竞技场的时候他说了,啧,我才不信他就这样退役,他一定会回来。”

是,我也相信他一定会回来。喻文州转着手里的笔,低着头,让人摸不透他的情绪。笔是叶秋送的,说给他练练手残。虽然礼物的赠言不怎么美好,至少笔证明叶秋也在乎自己不是吗?

“啪嗒。”笔一下掉到地面上,笔的主人没有去捡它,他扶着自己的额头,压抑着内心波涛汹涌的情感。

然而,要是压抑有用,人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意外了,不是吗?

于是在黄少天告诉他这件事的后一天,喻文州找到了叶秋。

“我说,一会儿少天一会儿你的,被媒体拍到了你们蓝雨老板会不会掐死我?”看着眼前毫无伪装的年轻后辈,叶秋忍不住吐槽。

“叶秋前辈为什么要退役?”一反往常,喻文州没有去客套家常话,直入主题,“前辈跟少天说了,对吗?”

叶秋听了他的问题,平静地望着对方,没有回答。

懒散的眼神里透着几分漠然和疏远,似乎在告诉他自己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而他也没有权利让他说出来。

喻文州曾经以为就是这样的眼神吸引了他去探究,去靠近,然而现在这个眼神只能勾起他的怒火。

“砰! ”叶秋被后辈压在了墙上,衣领被对方死死抓着,语言却还是彬彬有礼,“叶秋前辈总是这样,看起来很在乎什么,实际上什么也不在乎。”喻文州笑容如旧,可眼底是死灰一片,“少天知道,或者其他的什么人知道,我永远都是最后一个,不是吗?”

叶秋看着喻文州,嗤笑一声,露出嘲讽的表情,接下来的话更是一箭穿心:“为什么告诉你?喻文州,你是什么身份?跟我的关系怎样?”

“我的身份.......”喻文州放开叶秋的衣领,退了几步,笑容惨淡而危险。他拉开了自己外套的拉链,“这个酒店的隔音效果不错的,叶秋前辈怎么想?”

这种富有暗示性的话,叶秋怎么可能听不明白,他缓缓解开自己的扣子,说:“你可想好了,要从这样开始。”

“是前辈一向没有给我选择余地。”喻文州回答他。

余下的话语,便湮灭在唇色之中。

05

没有约会,没有牵手,就连平常见面都是装作普通前后辈的关系。唯一的温存便是在床上的时候,对方偶尔的几句情话。甚至是叶秋的真名叶修,也不是由他本人告诉自己的。

这样的话,自己在期待他的什么回答。喻文州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只为自己感到悲哀。

“呐,文州,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回答你喜欢我这件事呢?”叶修捧起对方的脸,这样问。

“是我唐突。”喻文州没有心情去想那么多兜兜转转来转走这个问题,直接说。

“这么简单?”叶修不依不挠地追问,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感觉。

喻文州紧抿着嘴唇,最后用着决绝的语气说:“叶修,不喜欢我的话,就放过我。”

这下叶修是彻彻底底地愣住了,不知道如何作答。

喻文州轻轻把人推开,捡起地上散乱的衣服。这下叶修知道他是真的想要离开了,赶忙把自己憋了两年的话说出来:“喻文州!我,我爱你!”

“啪嗒。”外套掉到了地上,原本拿着它的人慢慢转过身,语气满是不可置信,“你,叶修,刚刚说什么?”

“我爱你啊。 ”叶修也不管面子了,把告白再说了一遍,“什么狗屁喜欢,我要听的才不是这个,只是没想到你憋了一年还是两年的,现在说出来这么欠揍,我才忍不住逗逗......”

剩下的话叶修说不出了,他被自己的告白对象用力的抱着 ,力气大到仿佛要把自己也融入他的血肉当中。

“我很高兴,你能有这样的回答 。”

“高兴有什么用?”叶修拍拍喻文州的背,“我要听的话呢?”

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忘调侃自己的叶修真是........太犯规了,喻文州笑了,然后把那句话说出口。

“我爱你,叶修。”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想必便是如此。

06——小剧场

喻文州:叶修前辈需要给我一个交代。

叶修:什么交代?

喻文州:我们在当炮(隔离)友的时候,怎么一句话都没有给希望?

叶修:我这不是害羞嘛。

喻文州:那之前我跟你第一次的时候你还说那样的话气我?

叶修:不那样说你怎么可能上我?

喻文州:.............口是心非。

叶修:是是是,口是心非。

喻文州:那么前辈该给点补偿。

叶修:........好了你不要说话。

喻文州(行动证明):我们在床上谈谈心吧。



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猥琐笑)

🐠🐠生日快乐~迟来的生贺~

感觉我真是生贺中的一股清流,写的像虐文,最后的甜也短的可怜😷😷😷

给,给个红心和评论嘛!靴靴!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