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过气儿老咸鱼
老福特改版是要我老命,浏览量一天不如一天。
All叶党,心头好周叶(本命!)
脑残叶吹过激叶吹
谢谢关注,给你一个大大红心❤
玻璃心,掉粉哭泣涨粉喜庆。

【周叶】遥相见,恨难言01—03

      古风架空paro,ooc
     又可以当做小周认识老婆到误会老婆最后只好追老婆认错的故事。
         点红心和评论嘛!爱你!
         又到了无人问津的时候。🌝

01

 嘉世城的城主叶秋,退隐了。

 这个消息的透露让人猝不及防,人们怎么都想不明白,曾经在全国武斗大赛连获三次冠军,有着斗神称号的叶秋大神,为什么突然间退隐了呢?

  “要我说啊,定是嘉世城这几年来对外战绩太差,对内比赛成绩又频频下滑,那叶秋定是顶不住压力,才退隐了事。”轮回城的一座茶馆内,一位说书人正谈起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叶秋退隐,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可是叶秋即便不退隐,到别的城里去当个闲官,也是可以轻轻松松啊,为什么非要退隐呢?”在茶馆内的听书人马上找到疑点,提了出来。

  说书人一听,哈哈哈大笑起来,“说的好,说的好啊,说不定,那位叶秋,正在某个城里,逍遥自在呢!”

  茶馆外,一架马车徐徐驰过,轮回城的标志用银色的不知名材料画在了马车的车面,无声的宣告车内坐的人的身份。

  “城主。”一位素衣青年在车帘边站着,对车内人做了拜见礼,说道:“城内的飞盗,还未查清,还请责罚。”

  “不必。”清冷的声音从车内传出,“不是你的问题。盗贼,未到时机。”

  绕是一直能读懂城主简单言语的江副城主这一下也没听明白,只得问:“城主的意思是?”

  “等。”周泽楷说。

  江波涛叹了口气,正想退下,身后的茶馆内却传出叫唤声:“那边的那位小江同志!帮个小忙!”

  小江同志?江波涛抽搐一下嘴角,转身看见一个穿玄色衣服的陌生男子,背后好像还背着一把........伞?

  “别愣着了快动手啊!”男子说完抽出自己的伞转身做了个防御的姿态,茶馆内果然出了几位蒙面人拿着弯刀直逼男子,招招致命。

  江波涛只是静静看着没有动手,傻子都看得出来这几个蒙面人是冲着他来的,而且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这种情况下能不得罪势力就不得罪。

  “真是冷漠........”男子小声嘟囔后叹了口气,逼退一个人后乘机奔向马车,边跑边大喊:“城主救命啊!”,再纵身一跃到马车顶,蒙面人紧随其后,眼看就要波及到马车内的人,江波涛当即想拔剑救助,却看见自家城主的马车顶哐当一声,塌了。而周城主戴着面具站着,手里拿着名为荒火的长剑,剑未往任何人身上斩,却有几滴斑驳的血迹。

 “剑气伤人,拔剑之时就暗藏杀机,佩服,佩服,不亏是周城主。”男子看了看躺了一地的蒙面人,不由得啧啧称奇。

 周泽楷没理这句马屁话,直接问道:“你是谁?”

 “我?鄙人叶修,是一位卖艺的琴师,正好来轮回城游玩的。”自称叶修的人神色恭敬地回答。

 “身手,不像。”周泽楷显然不信。

 “这不是路上强盗劫匪多嘛,还是要几招三脚猫功夫来防身的。”叶修面不改色地撒谎。

 不过人家周泽楷没打算深究,现在场面比较难收拾,要清理尸体又要安抚民众,他吩咐江波涛几句后,让江波涛派人处理,又翻身上马,准备回都府。

  “哎哎哎,您能不能看在我这个异乡人份上,现在饱受追杀的摧残,心灵受损,收留我一晚呢?”叶修急急挡在马前,神情哀伤地说。

  “客栈。”周泽楷不为所动。

 “没钱。”叶修直说。

 “卖艺。”周泽楷顺着叶修的话说。

 “没琴。”叶修坦然回答。

 “.............”

 “要不城主大人给我把上好的琴呗?别看我这样我的琴技可是超一流水准!保证您听过后哭着留我下来做你的专属琴师!”叶修厚颜无耻起来。

 “可以。”周泽楷秒答。

 “为什么不行啊,你看我...............啊?你说什么?”叶修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再次问一遍。

 “可以。”周泽楷复述。

 叶修眼睛一亮,刚准备好一堆赞美的说辞,还没开口,就被周泽楷下一句话搪塞住了。

 “两个星期后,城内琴技大赛。”周泽楷把话说完,又想了想,“男子,可以参加。”

  叶修萎了。

 当初就不该答应来轮回城。他想着,默默流下含辛茹苦的泪水。

 周泽楷觉得叶修应该是知难而退了,马蹄刚抬起,叶修又挡住他的马。

 “你还是要收留我!”叶修理直气壮,一脸正气,“你看,这些蒙面人看似针对我,可是他们对你也每收手,可见他们的目标也有可能是你,收留我刚好调查他们的来历,做好防范!”

 周泽楷没说话,看着叶修。

 叶修也不说话了,看着周泽楷。

 两人就这样含情脉脉地互相望着望了半刻,最后,周泽楷点头了。

 “琴,可以借你。比赛后,看结果。”周泽楷想到都府内寂静的样子,多一个这样的人,可能热闹些。

 “太好了!”叶修立马回茶馆取自己的马,又想到了什么,问他:“对了,你能不能帮我准备几套衣服啊,不用什么花纹,但是质地最好是西域产的天丝,还有你们的床不要太硬啊,软一点睡地舒服,伙食呢最好........”

 周泽楷听着叶修的言论,后悔了。

 感情他收留的不是琴师,是皇帝老子!

  02

 夜晚,让人放松修养身心的时刻,也是让暗藏在黑暗中凶恶可憎的人心原形毕露的时刻。

  嘉世城都府——

 “废物!都是一帮废物!连一个武功尽废的垃圾都杀不掉!”男人气急败坏地把茶碗扔到下跪着的黑衣人脸上,一想到那个人还逍遥自在就恨得咬牙切齿,一向在外人面前笑脸相迎,恭恭敬敬的刘皓此刻变得十分狰狞。

  “大人,那叶秋十分狡猾,躲到轮回城里不说,还利用周泽楷把我们派去的人手都杀了,现在已经躲在了轮回城的都府内。”黑衣人不敢抬手去擦被茶碗碎片刮伤后留下来的血滴,怕又惹恼眼前的主,颤颤克克地回答。

  轮回城主?哼!倒是会找靠山!刘皓仔细想了想这其中的因果利弊,嗤笑一声,“他也躲不了太久,吩咐轮回城里的内线,让他们给我盯住叶秋的一举一动,这几天先不要动手,避免和轮回的人起冲突。”

  “是!”黑衣人接令,迅速隐于黑暗之中。

  图纸已经到手,你的声望也已经败坏,叶秋,我看还有谁会信你!刘皓狞笑着,眼里尽是阴狠毒辣。

 相比于刘皓处心积虑想弄死叶修,叶修这边可是过得逍遥自在,日子过得不能再滋润。来了轮回都府不过两天就闹得鸡飞狗跳,这不行那不行,饭菜必须自己亲自下厨但是却烧了厨房,把熏炉里的香薰换成味道呛人的烟草,侍女都不要但是要城主身边的死侍,抱怨他的书信堆在周城主面前像小山一样,城主大人不得不亲自去找这个“琴技一流”的琴师了。

  “叩叩。”“进来。”周泽楷一打开叶修的房门,就被房间里的烟味呛得咳嗽,房间云里雾里,罪魁祸首还坐在床边吞云吐雾,他立马打开禁闭的窗好排走这些烟气。

  “唉唉干嘛呢,哥好不容易营造出仙境的气氛就这样被你破坏了!”叶修惋惜地看着自己的“仙境”一点一点被摧毁,不满地等着周泽楷。

 “难闻。”周泽楷无视叶修的瞪视平静地把窗户开得更大,“身体,不好。”

 “这是你们这些小年轻不懂得欣赏!”叶修老神在在地说。

 周泽楷心想你也没大我几岁,把他前来的目的告诉叶修,等叶修的答复。

 叶修听了,一脸为难的说:“我有那么多事吗?”

 周泽楷用眼神告诉他你有。

 叶修深吸了口烟,轻轻敲打一下烟杆,说:“行了我看着办。”

 周泽楷深深地看着他,半晌,说出了他心里的猜测:“你在防什么?”

 “嗯?”叶修惊讶地看着他。

 “侍女,香薰,饭菜。”周泽楷总结了一下,用肯定的语气下了结论,“你在防刺杀。”

 叶修看着周泽楷,没否定也没肯定,反而说:“你们轮回都府不是有一个很大的后山吗,我想去看看。”他勾起嘴角,把烟杆收好站了起来,“周城主不介意陪我游玩一下。”

  周泽楷想到自己还有许多公文没看,刚想拒绝,叶修却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把古琴,“我去了你们城里的店订做的,音质应该还可以。”

 “好。”听听所谓琴技一流的琴师弹奏的曲子,似乎还不错,周泽楷想。

 轮回都府的后山占整个都府的60%的面积,根据周城主的话来说,轮回城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真正走遍后山,对此,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姓男子保留意见。

 “我说周城主啊,都在自家后院了你怎么还戴着面具啊?”叶修看着周泽楷脸上的银色面具,问道。

 “你是外人。”周泽楷回答。

 我竟然无法反驳........叶修吃瘪了。

 周泽楷带着叶修兜兜转转,去找叶修认为最适合弹琴的地方,兜到周泽楷想叶修是不是在耍他的时候,叶修停在了一片花海前。

 红色的花随着微风摇摆,在两人眼前形成艳丽的红毯,一眼望去,像是赤色的星海。

 “彼岸花...........你们种的?”叶修细细瞧了瞧花朵,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不是。”

 “也是,谁没事种这种花。”叶修笑了笑,背着琴,走到花海正对的树下,“坐吧,就这里了。”

 周泽楷也没有什么城主架子或洁癖,也就坐了下来,看着叶修摆好琴。

 “这首曲子是是我一个挚友写的,名《难相见》。”叶修随意拨了拨弦,“倒是有那么几分意思。”

 周泽楷没有回话,做了安静的听众。琴声响起的时候,连天上的绵云都是静的,空荡荡的山谷里,似有冰泉乍裂,蜿蜒淌出,载着如泣如诉的旋律。不过是把古琴,又在诉说些什么呢?应是蜜意浓浓,指尖一抹,尾音一颤,最初的岁月静好却已恍惚,凄凄切切,只剩下嵌入心骨的疼痛。

  一曲毕,弹琴者却迟迟没有动作,微风阵阵刮过,无尽的曼莎珠华随风摇曳。

 “你,哭了”周泽楷开口。

 “咦?哈!怎么可能,哥是那么多愁善感的人吗!我........”叶修抬头说笑,周泽楷的动作却让他闭上了嘴——他的指腹轻轻滑过叶修的脸颊,抹下一滴泪。

 “.......哥只是有点忘我了。”叶修笑着收了琴,伸了伸懒腰,刚刚的伤感好像是一场戏,“走吧,免得你的手下都去找你。”

 “嗯。”周泽楷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修,想从他微笑着的脸看出什么不同,但是除了表情比较欠打,没有其他情绪。

 “等等。”叶修叫住周泽楷。

 “?”周泽楷回头,只感觉脸上的面具被人摘下,头顶上重了一点。

 “啧啧,传言轮回城的城主俊美无双,果然是真的。”叶修摩挲着下巴,上下打量周泽楷,“头上的花环可别摘了啊,这可是我一路上自己摘花自己编的,回去就说我们去后山游玩了,这是证据。”

  “..........”周城主第二次想把叶修丢出都府,又不知道是什么因素,最后他没把花环摘下。他捡起面具,无言跟在叶修后面。

 或许他真是一个很厉害的琴师。周泽楷想。

 叶修走在前头,偶尔侧头看看彼岸花,想起那人说的话。

  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相念相惜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哼,最后你食言了,这曲子还是我弹给别人听的。叶修掩去眼底的惆怅,继续把没心没肺的笑挂在脸上。

 根据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江氏男子透露,这天戴着花环从后山的周城主帅的惊天动地以至于多名侍女失血过多晕阙。

 夜晚——

 叶修拿着烟杆点着里面的烟草,刚想关上窗户,又像是想到某人早上的举动,最终只是笑笑,没动作。

 “唰!”一个人透过窗户进了叶修房间,他嫌弃的用手散了散叶修的烟雾,用责怪的语气说道:“哇老叶你好不要脸,我住破败的寺庙你住高档的客房你好意思吗?”

 叶修吐了一口烟雾,抬起眼皮看了看来人,说:“客栈可是要查身份的,如果被查到没有通行令那就很麻烦。”

 “还不是你害的..........”来人翻了翻白眼。

 “对了,我让你去查刘皓的眼线,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怎么闹出个飞盗出来?”叶修问。

 “吸引他们的注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盗圣!盗圣是干嘛的!偷宝物啊!偷那么几个东西就能吸引注意了!这是谁跟我说的?!”来人说到这个,怒瞪叶修,“还飞盗!这么低端的名字!”

 “我就随便说说你也信?”叶修摇摇头,“天真,太天真。”

  “靠!”来人挽起袖子就要揍人,叶修先一步制止他的动作,丢给他两床被子,“喏,拿着,也多亏我机智叫她们多拿几层,今天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再过来。”

 “行,那我走了。”来人抬脚踩在窗户边缘,又想到什么,对叶修说:“你的毒........如果实在支撑不住,我们就回去。”

  “我还没那么严重!”叶修摆摆手,示意他快走。

 那人也不再多说,嗖的一下又从窗户走了。

 确定那人真的走后叶修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床上,他神情痛苦地抓着胸口处的衣襟,脸色苍白,黑色的发丝上竟在结霜!

 “呵,这毒倒是有那么几分本事啊刘皓。唔!”叶修喘着气,眉头紧皱。

  这一夜,注定很漫长。

03

 叶修白皙的双手手保养的很好,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拨动,在阳关的笼罩下这双手像是有着淡淡的光。拥有一双好看的手也是周泽楷一开始相信他的确会弹琴的原因,可惜..........

  “啪嗒。”周泽楷放下公文,看向叶修,对他说:“我在工作。”

  “嗯?我知道啊,这不是尽量减少噪音了吗?”叶修坦然天真地回看周泽楷,继续给自己的琴调音。

  “回去。”周泽楷下了逐客令。

  “这可不行,我马上就是你未来的专用琴师,要观察你的工作,了解你的习惯才好。”叶修又拨弄一下琴,大有赖在这不走的气势。

  这是哪里来的信心和勇气?周泽楷用复杂的眼光看叶修,这时一个侍卫请示报告,大致内容是众城联盟主席要开个大会,邀请周城主前往。

“知道了。”周泽楷接下了侍卫的请柬。

“开会?离武斗大赛远着嘞,怕是有关于边境蛮族的骚扰吧。”叶修停止了制造噪音的动作,把琴收好,“既然你要去中心城,那我回去咯。”

“............你不去?”平时不是最喜欢跟着他到处走吗,今天开窍了?周泽楷问道。

“不去不去,哥还有重要的事做。”比如说找找那样东西什么的,去那里说不定还要被那群黑心抓到质问。叶修嫌弃地扇扇手,背着琴往外走。

周泽楷再看了几眼请柬,上面写道可以带亲友仆从,叶修的反应与其说是嫌麻烦更像是躲着大会的什么。

偶尔看他烦恼也是不错的。周泽楷这么想着,下令叫死侍转告叶修准备,如果不去,就绑着过去。

于是叶修就被强行带到马车上了,现在正和周城主面对面坐着。

“周城主啊,我去了是丢你的脸,你还是把我送回去吧。”叶修不死心,仍想回去。

周泽楷闭目养神,没理叶修。

“要是丢脸了你的名号可就毁了啊。”叶修继续说。

周泽楷还是闭着眼。自从叶修把他的面具摘下后,除了在城里走动,他都不再带面具了。叶修见说不动周泽楷,也就不出声了,拿出烟杆点着了烟草,深吸了几口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周泽楷好看的眉皱起,睁开了眼睛,看着弥漫在车内的烟雾,用警告的语气说:“灭掉。”

“不要。”快把我丢下车吧~叶修故意吐了个眼圈给周泽楷。

周泽楷挑起了眉,劈手夺过叶修的烟杆,用茶水浇灭的烟草。

“!!!!大爷,祖宗!小心点别弄坏了,这是哥的心头宝啊!”叶修瞪大了眼睛,想要抢回烟杆,可是人家周泽楷武功好又长得高,怎么样都抢不到。

“等下车后。”周泽楷说。

叶修生无可恋脸。

等周泽楷确认叶修放弃后,把举高的烟杆放低了点。叶修却突然伸手抢,周泽楷反应更快,把烟杆换了只手。

一秒,叶修没抓到烟杆,抓到周泽楷胸前的衣服。

两秒,车厢突然震动,周泽楷没坐稳往地上跌。

三秒,叶修借着惯性也一起跌倒,还把周泽楷的衣服拉了下来,两人一起倒在地上。

四秒,听到动静的江波涛打开马车的帘子,看见的是叶修跨坐在周泽楷的身上,周泽楷衣衫不整。

..........我什么都没看到。江波涛关上车帘,还贴心的绑好车帘,微笑着继续前行。

“我觉得,你的副城主好像误会了什么。”叶修对身下的周泽楷说。

“起来。”周泽楷不懂能误会什么,但是他希望身上的重量能消失。

“把烟杆还回来我就起来。”叶修耍无赖。

“真不起?”“不起!”

“嗯。”周泽楷点点头,叶修以为他答应要求了,放松了对周泽楷的钳制,结果周泽楷抓住时机一下子翻身到叶修上面,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冷笑着,“呵。”

现在的年轻后辈都怎么这么不尊重老人啊。被压着的叶修想。

周泽楷没有食言,到了中心城后,把烟杆还回叶修。接待者领着他们和江波涛去往会议室。

“周城主。”一道温和的男声叫住了周泽楷一行人,他穿着一身浅蓝色的长袍,眉宇间尽是温柔的笑意。“在下蓝雨城城主喻文州,不知周城主介不介意我们一同前往会议室呢?”

周泽楷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和同意了喻文州的请求。

“想必这位是江副城主吧。”喻文州对江波涛说。

“喻城主有礼了,怎么不见你们蓝雨的副城主?他在的话这会议可热闹些。”江波涛往喻文州身后望了望,没见到人影。

“他呀,有事。”喻文州说完,略带深意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顿时感到不妙,果不其然,喻文州的马上问到他了:“这位是?”

“这位是叶先生,是,呃,暂住在我们这里的琴师。”江波涛替叶修回答。

“哦~叶先生~”喻文州特意拉长了先生的尾音,“我对琴技也有点兴趣,如果有时间,想请教一下叶先生来帮我解答疑难。”喻文州笑着看向叶修,“不打扰吧,叶先生?”

  “呵呵,不打扰,不打扰。”叶修干笑着,内心疯狂咆哮:喻文州你个心脏!

  到了会议室,接待员告诉他们还要等一会儿会议才开始,喻文州就以请教琴技为借口,拉走叶修。期间叶修一直对周泽楷眼神求救,被周泽楷无视。

  “叶秋前辈。”喻文州的笑脸出现了黑气,“近来过得可好?”

“好极了。”叶修往后退了一步,保持安全距离。

“是吗?那少天为什么会帮你还去了轮回城当飞盗?”喻文州仍笑着,“要知道蓝雨当初把他捡回来的时候可是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把他变成剑圣,现在被你一借走又变成盗圣。”

 “咳咳,这不是为了联盟的未来吗,放心,到时候会把你们的剑圣还回来的。”叶修心虚地假咳了几声,眼神飘忽。

“不过没关系,反正这次想见你的不是我。”喻文州轻松地说。

“不是你把我拉过来的吗,你不想见我?知道我真面目的除了你就还有..........完了!”叶修灵光一闪,“文州你阴我!”

下一秒叶修的手就被反转过来并被握住,来人在长发的末尾系了根绿色的丝带,绿色的长袍上印着微草城的标志,一双大小眼非常有象征意义。

“大眼,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唉哟疼疼疼,你轻点!”叶修的手差点脱臼,痛得嗷嗷叫。

“哼。”王杰希把着叶修的脉,不一会眉头皱起,“气息虚浮,内力尽散,寒毒入心,你又没准时服药!”说到最后一句,王杰希都快丢开城主的气度,几乎对着叶修吼了。

“这不是太忙了没注意吗。”叶修听了王杰希对自己身体的评价,显得毫不在意,倒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你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王杰希气道。

“我倒是想。”叶修耸耸肩,“可惜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不能那么早死,至少多活几年。”

“你在轮回城没打听到暖春石的消息吗?”王杰希没理叶修的垃圾话,直接切入主题。

“没有。”叶修的脸色也变得严肃,“况且我和周城主还没那么熟呢,至少再过一个星期吧。”

“越快越好,你的毒不能拖太久,看你这样子最近毒发的次数不少。”王杰希打量了叶修几眼,“时间不早,我们要回去会议室,怕是以后也没什么机会见面,我已经让一直信鸽飞去轮回城,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就让它飞回来吧。”

“有心了,谢谢。”叶修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

“早点回来啊,叶秋前辈。”喻文州说道。

“会回来的。”叶修点了点头,“对了,以后叫我叶修。”他勾起嘴角,又有熟悉的嘲讽笑容。

“毕竟叶修才是我的真名啊,以后,它会比叶秋这个名字更有意义。”

会议进行中——

 叶修回去后被江波涛安排坐在周泽楷旁边,这其中的深意叶修不想知道,周泽楷没问叶修去干了什么倒是让叶修有点意外。

   还好,知道尊重老人的隐私。叶修很欣慰。

  会议的内容前半部分是冯盟主在唠嗑,一直到后半部分各城主自由发言才能引起叶修的一点点兴趣,不然他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睡觉了。

  “我们霸图最近遭到了蛮族的猛烈攻击。”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根据数据分析,蛮族很有可能是掌握了霸图防卫城墙的漏洞。”

“可是所有城墙的设计都十分完美,除非拿到叶秋的设计图纸,应该是找不到漏洞的啊?”烟雨城的楚云秀城主提出疑问。

“是的。”张新杰等的就是这句话,“我怀疑,嘉世城里有内奸,而且还把图纸的信息透露给了蛮族。”说完,看向嘉世城的代表,邱非和刘皓。

邱非没有回答,似乎在思索这个问题,倒是刘皓一脸惊恐,最后像是受不了压力,磕磕巴巴地说:“我,我对不起大家!”

“哦?这话怎么说?”喻文州问他。

刘皓吞了吞口水,像是平复自己的恐惧心理,“其实,叶秋走的时候非要带走图纸,说是要自己的东西自己保管,我那时没多想,想着叶秋都退隐了,交给他保管也好,就把图纸给他了!”

“这么说,你怀疑叶秋把图纸给蛮族了?”韩文清双手抱臂,在一众长袍之中只有他一人穿着盔甲,他审视刘皓,有着无形的压力。

“没有没有,只是怕叶秋遭了毒手,那图纸落入他人手肿了。”刘皓越说头低的越低,“不过,斗神不会那么简单就被打败吧........”

“一派胡言!”韩文清一掌拍向桌面,厚实的红木桌子顿时裂了一半,看得冯盟主心疼极了。

“哈哈,老韩还是这样的脾气。”叶修不由得小声调笑道。

“老韩?”还是这样?坐在叶修旁边的周泽楷听到了,看向叶修。

“咳咳,这是我个人有的习惯,我还会喊你小周呢!”叶修生怕周泽楷不信,故意叫了声:“小周~”

周泽楷看回桌子,不想理旁边的人。

“好了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议,不要动怒。”关键时刻冯盟主站了出来,做了调和剂,“今天天色不早,大家都回去休息吧,霸图的事我会另外请人调查,各位先不要互相猜疑。”

“哼!”韩文清潇洒转身,第一个走出会议室。

“是,是。”刘皓连连鞠躬,隐藏了自己的表情。

回去的路上,叶修看着面无表情的周泽楷,突然问了个问题:“你信吗?叶秋是内奸?”

周泽楷摇摇头。

“为什么?理由动机都很充分,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很多人都会信。”叶修好奇。

“感觉。”叶秋前辈,不会是那样的人,就是有这种感觉。周泽楷回答。

听了周泽楷的回答,叶修愣住了,然后大笑起来,“哈哈哈感觉,好感觉,可要继续保持这个感觉啊小周。”

周泽楷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但是小周这个称.......

我仍不觉得你比我大多少。周泽楷想。

——————————————————————————tbc
      
       哎嘿嘿,有生之年系列,把以前的给整合到一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填坑。
         周叶真是太好了呜呜呜,我可以吃一辈子!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