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A噠噠

求评论求红心!看这里!小天使们快来!
全职all叶周叶王叶喻叶黄叶等等,盗笔瓶邪,凹凸瑞金,龙族楚路
另外扣扣扩列:1584005632
敲门砖就是周叶或者all叶👌

【周叶】上邪 (粗长?一发完)

困到爆炸,坚持写完。
日常ooc严重,文笔渣渣,不喜勿喷
你看我本命还是周叶!
——————————————————————————
注:男男可结婚设定,对于婚礼古代礼仪一窍不通,专业人士别来打我【害怕.jpg】

上邪
【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
  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
  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
  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

     “小周?小周?回神!”淡淡的青色在周泽楷眼前晃过,周泽楷怔了怔,扭头看向马车里的青年。青年见周大将军总算不发呆了,一笑,露出两排白亮的牙齿,“今天去哪里玩啊?哥想要去回笼街买些东西。”
“回皇子,今天应去书院修习,另,属下并不建议殿下去买烟草。”周泽楷与叶皇子相识多年,对他的习性甚是了解,一句话便听出叶修的目的。
  “烟草可是世间美味!”计划败露,叶修也只是惋惜了一秒,立马露出向往之情,“你们这些洁身自好的大将军可能一辈子都体验不了啦!”
  周泽楷没有理叶修的鬼扯,伸手把卷帘拉下,确认外面看不见车内的人物后,才驾着马走开。
  荣耀大陆上有两个实力强盛的国家,一个是商国,一个是陈国,两国长年交战,关系十分僵硬。周泽楷所在的,便是陈国,而叶修,是陈国的大皇子,聪明,果断,长相清秀,拥有一大批爱慕者,不过本人却是一拖再拖,直到25岁大龄都没有出嫁,气的皇帝最后放弃了大皇子的婚事,让他主宰政治去了。对此,叶修表示感到非常满意。
   “正所谓古人云,兵不厌诈,我们与商国交战多年,更应该........”书院学间里的太傅不厌其烦地把旧知识翻出来,给大大小小的皇子温故一下。负责大皇子保卫工作的周将军坐在学间外的一棵老树下,细细品味皇上特赐的苗龙茶。
  只可惜茶的味道还未品完,周泽楷就要起身去处理公事了——毕竟阻止大皇子偷跑出院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看着不远处拿着书院里授课用的木桌被叶修一个一个叠好,还被当做垫脚石用来翻过院墙,周泽楷再次感叹皇子的伶俐,然后以最快速度冲到正在努力往上爬的叶修身边,把他抱了下来。
“干什么干什么,你要妨碍我亲民?!”叶修把逃课逛街说的冠冕堂皇,一脸正气地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被“正义”的目光盯着,毫不畏惧,把叶修轻轻放到地面,冷静地说道:“不,只是殿下身体金贵,还是不要冒险好。”
   “哦?难道你要亲自带我出去?”叶修看了眼摇摇欲坠的木桌,兴致勃勃地问道。
   周泽楷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认命似的重新抱着叶修,“抓紧了。”说完,双脚往桌上一踏,衣袍翻飞,一片落叶的功夫,两人已经置身在书院墙外。
  “好轻功!不愧是周大将军!”叶修赞美一句,迫不及待地从周泽楷的怀抱里挣开,往回笼街的方向奔去。周泽楷感受了一小怀抱里的余温,不紧不慢地往叶修离开的方向走。
    叶修除了在智商和外貌上闻名全国以外,还有一点就是他是个名副其实的烟鬼。虽然在三年前周泽楷当了他的近身侍卫后已经被迫少抽了很多,但是到了某天周大将军一高兴,就会纵容叶修了,比如说现在。
     一团白色的烟雾被叶修吐在周泽楷脸上,后者皱皱眉,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叶修看见周泽楷嫌弃的模样,不由得笑出声。
      “觉得味道呛啊,以后离我远点如何?”叶修调笑道。
       听了这句话的周泽楷异常严肃,他忽然向前把叶修手里的烟杆夺走,两人的脸贴的极近,一说话,热气便会传到对方的脸上。“不行。”周泽楷强调,“只有这点,不行。”
      叶修被周泽楷额前的碎发挠痒了脸颊,上面渐渐浮出淡粉色,他推阻着眼前人的胸膛,小声嚷嚷:“知道啦,这么严肃干嘛。”
      周泽楷也知道叶修只是随口说说,他也只是想借此证明些什么,不过被这件事一打岔,叶修又不能抽烟了,只能沮丧地咀嚼无味的烟草。
  “我说,小周。”叶修把烟草处理好,开口说话,“我们去桃花林吧。”
周泽楷奇怪地看了叶修一眼,用询问的语气说道:“未到桃花开花日?”
“我知道。”叶修走到周泽楷前面,十分娴熟地带着路,这个流程像是已经进行过很多次,“我就是突然想去了。”
皇城的边缘有座桃花府,如同其名,满府都种桃花,没有供人居住的房屋,只有一座纳凉的亭子。每到三月中旬,满府的桃花就是一场盛宴,身在其中就宛如来到仙境。自然现在是二月,还未到时间,是看不到这奇景的,叶修来到桃花府却笑了,摸着桃花树上小小的花苞,颇有感触。
“这几年流行一个传说。”叶修和周泽楷坐到纳凉厅中,手里拿着世间仅有的一对白玉杯,饮茶聊世事,“说桃花府中有一位桃花仙子,与当时的护国将军相恋,可是将军后来却战死沙场,独留佳人日夜以泪洗面,桃花仙子为了后人能够盼得故人归,便给桃花府落了祝福。”叶修轻轻放下玉杯,接着说:“如果在桃花树下能等得一朵桃花落到肩上,所思念纸人便会被仙子带回身旁。”
   周泽楷觉得这个传说太过荒谬,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传说嘛,自然要好听,这几年来桃花府的人可不少呢。”叶修烟瘾又上身,只得喝几口苦茶,“时间不早了,回宫吧。”
  “免得逃课被老头子发现了。”
  ————————————————
清明时节,小雨淅淅沥沥,不大却又连绵不绝,正是让人心乱忧愁的纷扰雨季。
叶修坐在书台前,借着烛光阅览朝廷政事,一太监轻敲门扉,尖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殿下,时候到了,周将军已在忠士陵等候。”
“啪。”叶修放下手中的笔沉默半晌,终是起身,“走吧。”
没有下人跟随,也没有点燃宫灯,只拿了一坛陈年老酒,披上蓑衣斗笠,独自离开。
去看看,老朋友。
忠士陵里周泽楷笔直地站在最右方,在他身旁有一名女子,看见叶修,行了拜见礼。叶修回以点头,轻声问:“沐橙呢?”
“已回宫。”周泽楷答道。
和预想的差不多,叶修也就没再追问, 他看了眼坟上新鲜的白菊,打开了酒坛放在了坟前。
  “沐秋,好久不见。”叶修蹲下,轻抚墓碑上的字,“我来看你了。”
“沐秋啊,今年和以往一样,烽火连绵,没什么好说的。”
  “非要说的话,就是我们陈国总算不吃亏了,还多亏了小周,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周泽楷,小年轻可厉害了。”叶修像个老头子一样絮絮叨叨,前面的音量还能让旁人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声音压低了:“如果你还在的话,肯定不允许我这么做的吧,抱歉。”
【左将军忠士苏沐秋之墓】
  墓碑上的字保留的很好,看出是有人定时保养过的,叶修缅怀了一会儿,站起身,看向另一个女子:“老板娘,还不回去啊?”
原来这个女子就是当年战功赫赫的陈将军的爱女陈果,现在是京城第一大商家,她看了看家父的墓碑,说:“我.......想多待一会儿。”
  “可别太晚了啊。”叶修整了整装,“晚了皇城就闭门了,到时候我也保不了你出去。”
陈果给叶修一个白眼,反省着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认为叶皇子温柔帅气而且还把他当偶像看。
  第二天,周泽楷就被皇上传召进殿,叶修听到这个消息后,悄咪咪地对周泽楷说:“老头子不会知道我和你昨晚私会的事情了吧。”
  ........私会?周泽楷选择性忽视叶修的话。
   “唉哟这他都管啊,啧啧。”叶修颇为不满。
  自己的儿子和大将军勾搭在一起了怎么不管?周泽楷本来是这么想的,偷瞄了几眼叶修后,又想: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皇上赐婚。
  不明真相的叶修只当周泽楷是想到了解决的好办法,对方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叶修自然是鼓励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对方的眼神更加坚定。
叶修突然感觉这春风有点冷。
结果被传召上朝的周泽楷什么也没说,沉默地接过了圣旨。
【北方商国扰民,朕希望周爱卿能够击退商国,凯旋而归。】
周泽楷,又要出征了。而这次出征,又要带走一批壮丁。
“哥哥,哥哥你不要走!”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抓着即将离去的父兄长的衣角,眼泪哗哗的往下流,“你走了,什么时候回来啊?”
较为年长的人帮孩子擦干了眼泪,耐心地说:“很快就回来,打完胜仗,我救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再去看烟花,好吗?”
“你撒谎!”孩子哭的更大声,“父亲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再也没回来!”
兄长很无奈,最后在官兵的催促下,他离开了自己温暖的家,投身战场。
类似于这样的场景,在陈国内数不胜数,叶修没有再去看街道两边的离别,看着即将跃上马背来开京城的周泽楷,他问:“大概多久才回来啊?”
“很快。”周泽楷说道。
可谁都心知肚明,很快的快到底是什么意思,也许一年,也许两年,又或者,五六年。
“等你好消息。”叶修没有反驳这个暖心的谎言,抬脚转身离去。只是背后一双有力的手把他抱紧在怀中,让他无处可走。
“叶修。”周泽楷在他耳边低语。
“我听着。”叶修本来紧绷的身体放松了,等着周泽楷的下文。
“我喜欢你。”
“嗯哼,我知道。”
“等我回来。”
“好。”叶修转身,与周泽楷面对面,“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来,带着喜讯。
我等你回来,向皇上拿他的赐婚。
我等你回来,嫁给我,又或者是娶我。
可惜,小周。
叶修看着周泽楷远去的背影,一颗心落入冰窟。
我等不了你了。
【敌不过的哪是似水流年
  江山早已为你我说定了永别】
这一年的清明,雨下得过密了,这风中混着的血腥,比酒还要浓烈。
八个月后——
“你真的决定好了?”皇帝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嫁给商国太子?”
“自然。”叶修毕恭毕敬地回答,“儿臣何时有过戏言。”
“叶修哥,你不必!!!”
“沐橙。”叶修还是那一贯的笑容,眼底却没有了那种恣意,“我,不任性。”
从来都不。
塞外——
周泽楷不解地看着眼前商国的将领,两国交战这么多年,该是无话可说的,对面的人却是十分自在。
“别这么严肃嘛,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商国的将领笑着,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舒服地展开四肢。
“什么?”周泽楷眉头紧皱。
“唉你不知道吗?”敌国的将领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你们的大皇子,要和我们的太子成亲了,婚期就在这几天。”
      “砰!”那是人在迅速站起时椅子被撂倒的声音。
“周将军?”副将看着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周泽楷反常的表现,还以为对方是在怀疑消息的真实性,便给予了周泽楷落下井后的那块石头,“确有此事,刚刚京城那边已经送了急报过来,属下还未来的急告诉您。”
  确有此事。
哈,确有此事。
周泽楷看着窗外大漠的飘雪,身体的温度和心的感受也如那飘雪一般,寒冷,无助。
【今苍天在上,皇帝有令
陈国大皇子与商国太子共结连理
  自此两国缔结良缘,世代盟友
     从此不再兵戎相见。】
     红色的喜纸飘满了翡安街,百姓们对这门婚事感到兴奋与祝福。兴奋,是因为多年来的战乱总算结束,祝福,是因为听说商国太子长相温和,为人处世十分厚道,和叶皇子也是极般配的 。
           “哎呀这下总算可以休息回老家娶媳妇啦!”老一辈的将领魏琛高兴的多灌了几杯酒,他用胳膊肘碰一下身旁战功赫赫的周将军,说道:“这门亲事结的真是好啊,周将军你说是吧,这样我们这些每天走在悬崖边上的人啊总算是有个着落了。”
          周泽楷看着白玉杯里的清酒,倒映了自己看不出情绪的脸,半晌,才动了动嘴唇:“自是......极好的。”
  “周将军。”一名太监来到将军府上,穿过刚在塞外回来的庆功的将领,走到周泽楷面前,“大皇子殿下请您移步到御林苑。”
“唉哟哟,是有什么大奖吗?”魏琛挤眉弄眼了一番。
周泽楷放下白玉杯,没有回答维持的话,沉默地站起身。太监也没有要引路的意思,行了礼后,便消失不见。
御林苑内白茫茫的一片,光秃秃的树枝上压着厚厚的积雪,因为承受不住重量,偶尔有几根细弱的树枝折断在地,添几分凄凉哀伤的意境。
叶修身上披着白裘,用细弱的手指轻轻拨弄着面前一根树枝上的积雪,手指已被冻得发红,表情却未曾变过一分。听到脚步声,回头笑了一下:“来啦小周。”
周泽楷停在面前,无言。
“今年的雪下的真是大啊,看来开春的时候老头子有的忙了。”叶修收回手,转过身正对着周泽楷“军队现在怎么样了?”
   “很好,战乱已经平息。”因为你的婚礼。周泽楷的回答很平常,听不出这其中的感情,叶修点了点头,终于说了主题:“明天.....你想对我说什么吗?”
  寂静,静的只能听见风声。
一件周泽楷避无可避的事,现在就摆在他面前,他张嘴,似有千言万语想说,最终只有两个字:“恭喜。”
周泽楷式简短回答,应该是没有异常的。但叶修看的出来,不可能这么平静,因为周泽楷“平静”的眼神里蕴含着千万种复杂的情绪。
  不安,茫然,失落,悲伤,无奈.....叶修稍稍偏过头,不再看那双眼睛的主人。“小周,如果我说,我们私奔吧,你答应吗?”
私奔?
那当是两人游遍千山万水,踏遍寻常百姓家,活的逍遥自在,成为一对羡煞许多人的白头偕老的伴侣,十分美好。
太美好了,所以周泽楷没敢回答。
  叶修也没想着让周泽楷回答,自己已经开始说了:“就算你答应了,我们也走不了啊。”
“从那天清明我就一直在想,所谓和亲,我需要去吗?可是我不去,这战乱需要多久才能停息,这世间有多少人像沐秋一样,像陈果的父亲一样,一去不复返,而有朝一日.....”叶修顿了顿,才接着说:“你又能保证,活着回来吗?”
周泽楷突然着急,想要解释什么,叶修已经替他回答了:“周将军,你不能。”
   是的,周泽楷能,周将军不能。
  “所谓将军忠骨浸黄沙,皇子心系国家与天下,不能有私心。”叶修拢了拢裘衣,来抵御从内到外的心寒,“可是我犯了大错,我这一生唯一的私心,就是爱上了你。”他重新背过身,往御林苑的门外走去,一步一步,不再回头。
“再见,小周。”
叶修身穿的白衣与白雪融为一体,越远,越是看不清。周泽楷的目光仍一直跟随着他,直到就连衣角都看不见。
  一直一言不发的周泽楷,开了口,告诉那个听不见的人,
  “北方冷,多穿衣服。”
  “还有,新婚快乐。”
大喜之日——
  红色的绸带和喜纸飘满了城门口,商国的接亲队伍,早已等在了城门。送亲的长队从皇城排到了兰玉街,像一条蜿蜒的赤色长河,缓慢流动着。而本次和亲的主人公,处在队伍中央,被人高高抬起,此时夕阳的颜色是火红明艳的,皇子的我婚衣却要比夕阳更胜,烈焰似的长袍被人从后面抬起,在百姓眼中如同燃烧着的火焰,人们纷纷欢呼祝贺,为这场盛世的婚礼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人们还说,那来接亲的太子是如何的英俊,如何的温润,又和皇子是何等的般配.....至此,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这一和亲成为千古佳话。
      周泽楷没有去现场,但是他可以想象,叶修和那婚衣是多么的相称,他穿起来是多么的动人,最终迎娶他的人又会多么幸福。
        有时候,一件事你越想忘记,在你脑海里的印象就有多深刻。
     梦中的人依然在自己身旁,用柳枝,用桃花戏弄自己,遇到别人向自己示好后,用言语调侃自己。他站在桃花树下,回头,笑着,“小周,你什么时候来娶我啊?你看你都不肯嫁给我,那我只能委曲求全了。”
娶不了的。周泽楷说过。想不到一句玩笑似的话会一语成谶。
  万花散尽,秋风归来,冬雪飘尽,又逢春。桃花树下,一名玄衣青年端坐在石椅上,手持白玉杯,像以往一样,看着北方。
  一年幼小孩躲在树干后,偷偷张望,眉头紧皱,像在思考什么人生难题,末了终于鼓起勇气,小跑到青年旁边,扯了扯他的衣袖,问道:“大哥哥,你每天都坐在这里,在等什么啊?”
  青年伸手接过飘落下来的我花瓣,轻叹:“我在等,那朵落在我身上的桃花。”
  助我将所爱的人带回到我的身边,重连断了的缘。



———————————————————
中国,荣耀职业比赛第六赛季——
“哦哟,张益伟,这一场不咋地啊~”叶秋嘴里叼着根烟,径直走向脸色阴沉的张益伟,越说越嘚瑟。
  “哼,你们嘉世今年还不是没有什么起色!”张益伟等着叶秋,反驳道。
  叶秋难得没有再回嘴,瞧见张益伟身后坐着的年轻人,走过去,上下打量了一番,“长得挺帅的啊,你是枪王的继承人?”
“啪嗒!”年轻的职业选手如临大敌似的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椅子被打翻在地上,看着叶秋,愣了,半天没讲话。
   “咳咳,那个,面对前辈尊敬是应该的,但不必行如此大礼....”叶修也被吓了一跳,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感觉有点不知所措。
  对方摇摇头,说了声抱歉,又坐回去了。
  “看吧,咱们得新人都知道你的可恶!”张益伟冷笑道。
“唉,没准他是看见自己的偶像太激动了呢!”叶修不要脸的接话。
  “放屁!”
  “哪呢?你吗?”
周泽楷坐下后将头扭到了一边,旁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也就没人知道,他勾起的嘴角表达了他是多么高兴。
  找到你了,叶修。
那年的桃花,开得很盛呢。

————————————————————————————
我是不是好久没更了。。。。。滚回来码文周叶,第六赛季的场景我瞎写的,原著并没有(emmmm)
他们怎么能这么配!
最后求一波小红心评论和关注~
错别字什么的就当没看到!

评论(12)

热度(53)